昨晚去了酒店没去爽,去了按摩店卻碰到有趣的技师

昨天陪朋友去清远找人办点事情,因为是有求于人所以晚上就约了那些人吃饭.本来计划好吃晚饭后还要去玩下半场.而且有个人还带着老婆来,酒足饭饱后,把几个已经醉倒在餐桌上的人送回家后,我们去到了一家算是中高档的"KTV".两排穿着大V低胸旗袍的"服务员"在守候着客人.我们一进门,我就跟朋友说,这个店肯定不是单纯唱歌喝酒的地方,肯定还有陪唱,陪喝,陪睡的.但是问题就来了,因为其中一个人还带着老婆来,但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情,反正买单的是我朋友,我们只能跟着带头的人.但是准备拿房间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就嚷着说:"这里又贵又不好玩,我们去别的店." 后来我们分两台车跑到了一家酒店.我跟朋友还有两个"头头"先到,我们就先进去拿房.我本来以为这也是KTV之类的,领班带着我们上楼后,我跟朋友才发现.这根本就是找妹子做全套的嘛.进去领班就给我们开了四个房间,那两个头头就迫不及待的找领班带妹子给他们挑.因为我跟朋友是"主人",只好在他们房外等其它人过来.等候的过程,领班就陆续带妹子过来.领了两三趟,每趟大概10个.我大概看了一下,就是普遍胸前比较伟大,但是长相就一般般吧.就只有两个长得比较好看,一个应该算是模特吧,另外一个瘦瘦的而胸部小.说实在,平均品质比不上东莞(虽然我也很少去).那两个头头各挑了一个就关门大战了.我跟朋友在走廊那里等了差不多15分钟,但是另外一群人怎么还没过来.结果电话联系之下,才知道他们去了这酒店沐足.其实想也知道,一个带着老婆的人总不可能过来这场所开房来干自己的老婆吧?更何况我们早就帮他们在别的房间订好房.而我跟朋友就在谈论,我跟他要怎么办.朋友打算年底跟老婆努力造人,明年生小孩,所以他就不去玩了.而我呢,今天陪伴这群人卖笑脸,说实在我已经很累,更重要的事,我那四个月没见的老婆大人过要带着我们家的小恶魔过来找我,我正酝酿着情绪,所以我最后也说今晚不玩.但是朋友就一直鼓催我也去爽一下,还说可以点个模特,双飞也行,他会帮买单的,但最后我还是推掉了.
     后来朋友早早就去帮那些买单后,我们两个就傻傻在酒店大堂等他们.后来,等他们下来后,可能是因为有别人老婆在场,那两个头头都不好意思,寒暄了几句就说要回家休息,也不需要我们送.我跟朋友开车回去已订好房的酒店,这时其实已经累趴了,本来想赶快洗澡休息.但停好车后,才发现酒店旁边也有一家沐足桑拿店.朋友就提议进去放松一下,我也没多说就跟着他进去了.这类型的店,其实之前就去过一次,知道这地方这类型店都算是正规的.这些店不要说全套服务,打飞机都没,就只有纯推油.领班安排好房间给我们后,说洗好澡就按电话机上的指示来向总台要技师.说实在,装潢还可以,但是就不像一般的桑拿那样是公共浴室.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浴室及蒸汽桑拿.草草洗完澡,蒸了一下我就要总台安排技师了.等技师进来后,打量了一下.那技师一身运动装,脸圆圆的,也更加确切这是正规店.我也没太多挑剔,就让她来服务,因为也没想要干嘛.推油顺序从脚往上,过程还蛮舒服的,比那些什么"飞机店"棒太多了.技师突然问:"帅哥,要按摩三角地带吗?",我想都没想就回答:"按!",按的时候,技师只给我"摸蛋","杆子"卻没给我握过一次.我亲口问了她,不会帮客人出水的,给小费都不行.但还是很爽,技师的手都会快速的从裤管往上或裤头往下那样穿梭.当然,我早就一柱擎天.技师都看着我偷笑.我突然想整她一下,当她的手还抹着我的蛋蛋时.我突然"啊了一声,受不了要出来了!" 技师有点惊慌失措那样,我才说:"骗你的,要是这样就射,我就得看医生去了!" 技师这时带诡异的微笑,还说:"欺负我,等会你就知道." 闹完她以后,她继续给我推油,但好几次会用手指轻轻的在我的"硬杆子"上滑过,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而且她还会"啊~~~"一声,让我很想把她推倒.她偶尔给我继续按腿,推肚子,但是更多的时间都是在挑逗我.让我几乎都是硬着,每次稍微想"低头"都给她再次弄醒.时间也不知不觉的过去了,直到他们的报时器响起,那是下钟的提示.这时我才想起.怎么推油都没推过背部的呢.技师也快速下床,迅速的小鞠躬一下说:"时间到了,欢迎下次光临…..硬整晚很难过吧?这是惩罚你欺负我." 然后一边笑,一边冲出去.我实在被打败了,最后只能去带着我那清醒的"兄弟"去洗油.结果我晚上都没办法好好睡,性欲被挑起了.真的是难过的一夜.
0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