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儿终给我戴上了我心心念念的绿帽子

跟媳妇儿结婚了约十年,有了孩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日子。
媳妇儿三十出头,我略长她些,都属于生理需求相对旺盛的年纪。但是, 这个年龄的男人跟女人毕竟有差别,男人性能力是逐渐走下坡路,女人需求则是逐渐往上。

几年前媳妇儿就知道我的淫妻情节,也一直想找机会满足我,当我的Hotwife(我解释下,Hotwife=在丈夫知情并许可的情况下,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已婚人妻)。去年因公要出差到她大学时一个暧昧对象(简称H,当年是个学霸,形象不错,比较体贴人)所在的城市时,媳妇儿说:“H说久没见面了,晚上要过来她酒店聚聚”,问我介不介意。

我说:“你们久没聚了,那聚聚也好。 ”
媳妇儿说:“你确定吗? 只有我们两个哦,就不怕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我说:“那好啊,让你当名副其实的Hotwife。”
媳妇儿扑哧一笑:“没点正经,你就慢慢意淫吧。我整理一下,一会出门吃饭了,别让人等了。”

过了约两个半小时,大概晚上十点左右。媳妇儿发消息来,“聊的很好,但完全没那方面的感觉。待会再叙叙旧就回酒店休息了,老公回家后早些休息。 ” 发的消息中带着很多大笑的表情,看得出媳妇儿很开心。

我那晚比较忙,约晚上十一点多些才到家,看到她发的信后,给她回了信息过去。 过了十来分钟,没有回复。 媳妇儿睡前一般都会用手机,这个时段发消息不太可能不回复。 心里有些忐忑,打了电话过去,响了很久都但没有接听。

当晚几乎一夜未眠,既希望她们发生些啥么事,但也希望啥事都没发生,莫名的激动与矛盾交织在一起。 到了早上八点,我又电话媳妇儿,依旧没人接听。 媳妇儿那天的行程我知道,从中午才开始。 我安慰了自己,可能媳妇儿昨晚吃完后回酒店后就睡下了,加上中午才开始忙,所以早上没那么早起,没接到电话也是有可能的。

到了那天下午四五点,媳妇儿那儿的公事忙完了。 发了消息问我在干嘛,语气如往常一样,我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闲聊几句后,媳妇儿哪里停了停;过了会儿,媳妇儿发了条消息过来。
我点开一看,只见短短几个字, “老公,我已经是Hotwife了。”

寥寥数字,对我来说却犹如五雷轰顶一般,不夸张得说说我差点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
我双手发抖得回:“真的?”
媳妇儿:“嗯。”

我把手头上的事情草草做个了结,然后拨通了媳妇儿的视频连线。
拨通后的那一刹那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媳妇儿的脸蛋特别的红润,整个人亮了起来,但同时也感觉媳妇儿努力的强装表面的镇定。

我:“宝贝,你们昨晚。。。。做了?”
媳妇儿:“嗯。。。”
我:“没关系,安全措施都有做对吧。”
媳妇儿有点迟疑得说:“。。。有的”

后面聊了些细节,在媳妇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中,参杂着回味及害羞。 必须承认,她那个娇羞模样,极其醉人。当晚,想到这事就坚硬难耐,我自己就手淫了4次。

在这我补充一个插曲。她们做的当晚,刚好是媳妇生理期前;那夜激情过后,媳妇儿生理期却迟了。
前几天迟的时候,就告诉我她有些担心,到了第6天还没来,媳妇儿顾不得还在出差,订了能早期检测的验孕棒自己验了孕,显示一条线(未怀)。

好在,验完孕的隔天下午,生理期终于来了,我这也如释重负了。但矛盾的是,既然有做安全措施,为啥么媳妇儿那么担心怀孕呢?

过了几天,媳妇儿终于出差结束回家了。 小别胜新婚,加上心痒想好好听媳妇儿说细节,所以早早就洗刷就上床了。当晚媳妇儿例假还没干净,所以媳妇儿一边撸着我,一边说发生的细节。

那晚,她们相聚甚欢,也喝了些酒。 喝完后H很绅士的要送媳妇儿回酒店休息。媳妇儿也不反对,当晚就双双进了媳妇儿的酒店房间。 进了酒店后,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就真的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 H小心翼翼,很温柔的扶媳妇儿上床,放下后,连带的吻了媳妇儿。  H吻下的那一口,彻底打破媳妇儿的防线,媳妇儿一下子抱着H回应,两个人就在床上激烈的吻了起来。

据媳妇儿说,接吻的时候她已经意乱情迷了,下体已湿成一片。  吻了一会儿,媳妇儿主动提出要去洗漱,醒醒酒,接着就进浴室把全身上下好好洗了一遍。 媳妇儿穿着浴袍要开浴室门前,媳妇儿自己也明白,一旦打开这扇门,就再也踩不了煞车了,没有回头路了。

媳妇儿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把浴室门打开了。

出来后,H拿出给媳妇儿准备的一个小礼物;比较特殊的小礼物,不贵,但对媳妇儿很受用,媳妇儿特别喜欢。 把弄了一会儿小礼物,媳妇儿和着浴袍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H在浴室冲澡的声音,心猿意马。

过了不知多久,H从浴室出来了,只见他把灯都关掉,仅留了床头的小灯。 床头的小灯,朦胧的灯光,媳妇儿闻着他身上那特有的男子气息,四目相对无言,就这么又陷入深吻,一遍又一遍,吻不够,吻不停。

这时媳妇儿的浴袍已经敞开,雪白的身体完全没遮挡的在H面前呈现。 不得不夸,媳妇儿产后身材的确变得更丰韵,更成熟,更迷人。 据媳妇儿叙述,那晚H把她全身都亲了个遍。

就在那亲着吻着的缠绵下,媳妇儿承认当时下体早已泌满了爱液,渴望被插入。而H的龟头,就在缠绵中不知不觉得探进了媳妇儿身体里;然后,轻轻地,缓缓地的插到最深处后抵住不动。

媳妇儿婚后多年的守贞在那一刻结束,心里的那面贞洁牌坊已砸的支离破碎,彻底失贞。

媳妇儿说H插入后,那种硬的发烫的感觉特别明显,甚至隐约能感觉到他阳具在体内一跳一跳的。H如此的痴迷表现,让媳妇儿非常有快感跟征服感。
媳妇儿一下子想到了啥么,手往下探他的阳具根部,只摸到一片爱液湿乎乎的;H,他没戴避孕套。

媳妇儿觉得自己是例假前的安全期,相对安全,仅轻轻地提醒H,一会儿戴上套子再做最后冲刺。
没过多久,H就拔出戴上套冲刺了,直到在媳妇儿体内彻底爆发。

据媳妇儿说,当晚除了最后时刻有带套以外,其他时间都无套。 然而射完之后,套子里的精液“不小心”沾流到阴道口。但当时太累了,H就搂着媳妇儿,轻摸着她的头发,两人犹如恋人般沉沉睡去。

写到这里,不得不承认我对淫妻的确有特殊的偏好,这个对我生理跟心理的刺激超乎想象,媳妇儿给我撸着撸着叙述时,说到刺激的细节时,我直接不可控的就射出来。射的力道跟量,也让媳妇儿吓了一跳,说她几乎没看过我用这样的力道射精过。

在几天之后,我轻描淡写借故问媳妇儿她买的那个几天就能验孕,很好用的早期验孕棒是哪个牌子。 因为在我心中始终抱有一丝希望,媳妇儿压根没有跟人上床,只是说故事满足我罢了;如果她一下子说不出牌子,那就代表这事子虚乌有。然而,只见媳妇儿登入后,直接把验孕棒购买记录截图发我,让我自己上网看。

我这里补充下,媳妇儿因为身体对避孕环有排斥,亦不想长期吃避孕药,为了不让媳妇儿意外怀孕伤身体,我在我们孩子出生后没多久就做了输精管结扎手术了,俗称的结扎。  做完后多年下来我们交欢时都尽情享受,没再担心过避孕问题。

看到那个消费记录“XX牌验孕棒”,时间在他们发生关系后的第六天买的。我才彻底相信这一切已发生。而验孕棒几个字像是大耳刮子火辣辣的扇在我脸上。  因我验过结扎后的精液;精液里精虫不是没有活力,也不是精虫稀少,而是精虫=0。 换句话说,我本身是没有办法让媳妇儿再有做验孕的机会,无论内射几次。 如果媳妇儿买了,那一定是因为别的男人验孕,而不是因为我。

后续有故事再上来更新,篇幅很长,感谢大家的耐心看完。
也欢迎同好加我交流。
0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