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意外”上了公司的女神

最近三四个多月有点忙,不过属于累并快乐着。一方面,岗位调整,换了部门,终于把部门副经理中的副字去掉了;另一方面更是天降大礼!百年不遇的机会让我睡了我们公司“三美”之一的小茹。
    小茹,89年的,今年刚30,妥妥一脚迈进少妇序列的女人。个子有1.7+,和我这个1.77的人站在一块感觉一样高,面容精致、身材修长,配着长发飘逸,属于女神级别(感觉有点像日本动作大片里的明里紬,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同时比较称赞的是,小茹性格开朗,为人健谈不做作,没有一丝高冷的感觉。
    之前我和小茹不在一个部门,属于认识但不是很熟,每天见面机会不是很多,不过每见一次我都要心动一次。小茹是艺校毕业的(我们省的野鸡学校),本身长相就好看,再加上会穿着打扮,走到哪都是一道风景线。小茹有一双美腿,白、长、匀称,屁股翘翘的,我特别喜欢看她穿牛仔裤的样子,侧面看起来曲线棒的很。有一次碰到她上洗手间,我在门口水台倒茶叶,就听到她进去后尿尿的声音,“呲”的一声,力量很足,我就幻想着一道水柱从她浓密的阴道有力射出,真想冲进去把她的双腿抬起来猛舔她的阴唇,看着她高潮的样子。当天我的“小兄弟”就一直昂首挺胸,憋在裤子里难受极了,赶快约了“丝足会所”的琳老师下班出来美美的发泄了两次。还有一次在夏天,因为别的事情小茹来找我,等她进到办公室后我才发现,她穿了件黑色镂空的上衣,站的近了竟然可以看到里面的胸罩和肚脐,我擦,顿时我感觉血气上涌,弄的我还不好意思看她。等到她走后,连忙用“五姑娘”释放了下,说来惭愧,在办公室第一次这样,主要是视觉冲击太大了。
    虽然小茹在我脑海中已经被用尽各种方式操翻了,但是实际中我还是规规矩矩当她的主管上级。每天都能见面,说话的机会也多了,感觉有个美女在身边确实能让人一整天心情舒畅。这里面要说下的是,小茹岗级不低,但活却不多,我们是业务部门,按理说是需要经常出去和上游供应商打交道的,无外乎就是喝酒吃饭加娱乐。大家也都知道,像对方公司的女性销售等业务人员尤其还是漂亮的,一般在酒桌等场合都是全场的焦点、男人们“骚扰”的对象,比如搭个肩、抱一下或者摸下腿,喝个交杯酒,聊个黄腔什么的,都是大家默认的常态,一般我们这不管是大姑娘还是小媳妇为了业绩也都放的开,只要别太过分,都不会说什么。小茹当年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被对方一个经理摸了下腿,直接倒人家一脸红酒,对方直接操气上头了,原本要发怒,后来在大家的劝说下才消停下来,这事都在我们公司传为一段“佳话”。之所以能消停下来,是因为小茹的公公是我们集团公司的董事兼常务副总,位高权重,在本地市场耕耘多年,人脉非常广,一般各大合作商资历老点的都知道小茹是某某的儿媳妇,谁知道那哥们新来的不了解,直接被弄了不痛快。这种事如果是我们公司的一般人早就被骂惨了,结果小茹还和没事人一样,也没人敢说她。在公司里,她的活很轻松,迟到早退是常事,只要她来就算不错了,部门经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最初小茹是在内勤部门,后来随着她公公负责工作的调整,不在负责购销业务了,她就被调到了业务部门的重要岗位,大家都说是她公公有意安插她到这边来的。哎,上层的斗争,咱们普通出身的老百姓是不懂得。虽然小茹在男同事里面很受欢迎,但在女同事中大家背地里就意见很大,原来我不太清楚,现在我过来后就已经有好几次听到一些女同事给我告状,说小茹考勤那样也不扣钱,不干活还拿全奖……我也只能好言相劝。
    事情的转变是发生在我来后的一个多月。我之前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听说,发现小茹和她老公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他们平常都分开住,她带着孩子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她老公自己住在另一个地方,并且在公司交集也很少,大家试想一下,有这么一个漂亮老婆却整天整天不住在一起,那肯定是有问题的,正如网上的段子所说“每个女神背后都有操她操吐的男人”。当然,她老公因为家室不错,小伙子也是一表人才,我估计身边绝对不会缺女人。后来有一天快下班,我们公司主管我的副总把我叫过去,给我说了个惊天消息,说小茹主动和她老公离婚了,说是小茹的公公告诉他的,之所以给说这事,意思就是以后小茹的事上,别在顾及老爷子的面子,离了婚就没了关系。看得出,小茹的主动离婚让领导失了颜面,原本家庭和睦光鲜,这下扯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小茹把儿子的抚养权挣到了手里(孩子太小,法院优先判给女方了),这下让领导心声怨念,大孙子不在跟前,谁能受得了。我的副总告诉我是让我心里有个谱。但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小茹离婚的消息在公司就传开了。最直接的变化就是,一群女职员开始发难,到我这告状的也是越来越多,这个能理解,原本小茹拿着高薪,自己的活全都分出去了,现在其他人肯定要把活推回来,而且难听话也多了起来。我也公开给说过,让大家相互理解,谁家都可能有变故,做事别逼的太狠了。每次说完,小茹都是给我发消息说一堆感谢地话。虽然有我在帮衬一些,可小茹的活还是越来越多,毕竟她作为高岗,原本很多都是她的本职工作,她之前上班就不操心,什么都不会,现在活多了,要补课的地方也多,结果弄得一团糟,加班成了常态。这还不算最严重的,原本这些年她再没出去应酬过,可现在也不能不去了,部门副经理叫她陪着去见客户(我这个副经理也是个公司官二代,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多),谁知道见的竟然是多年前小茹泼酒的那哥们(副经理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事后我听参加的员工给我说(部门里总得有几个卧底,自己人),当晚,小茹最初喝酒什么的都躲开,但对方明显针对她,部门副经理也起哄让她去敬对方,可小茹还是不肯,结果对方直接开骂,说都离了婚的娘们,二手货,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装什么仙女,当年有公公罩,没人敢动,现在还这么不给脸,说完,对方的哥们直接拿酒超小茹的胸口泼了一下,算是对当年被泼一脸酒的回敬。在对方的哄笑声中,小茹哭着走了。听了这个,我觉得副经理那孙子做得有点过了,为了一点业绩去把小茹作为礼物让对方羞辱,哎,世态炎凉。结果第二天,副经理跑到我们副总那告状,说小茹搅黄了生意,对方威胁不处理就停止给我们的供货,我们副总也就顺坡下驴,直接把小茹从高岗降到了低岗。事后小茹跑到我这哭开了,看着美女委屈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她现在惹了大领导,我能帮助照应的也毕竟有限,我给她分析了现状,建议要么辞职,因为继续在这里被别人穿小鞋的机会只能增多不会减少(我也就是故意说下,她什么都不会,去社会上能干什么,估计只能去当个前台,那才能拿多少钱),小茹说现在孩子她带,花销很大,离婚的时候也没分上多少钱(这块我真是很佩服领导啊,越是大领导,做事越绝,不知道怎么三弄两弄,法院判的时候小茹得到的东西非常少),如果辞职了经济上还真受不了。随后,我好言相劝,就说部门这我会照应,不过以后出去应酬还是得有,如果她觉得实在不放心,那就固定跟我出去(我也是层层诱导,终于让她毫无戒备的和我一起出差)。
    话说我和小茹的前夫也认识,只不过不是一个圈子的,私下接触不是很多。后来刚好有一个兄弟(也是公司官二代,我们这的二代好多啊)攥了个小局,大家一块喝酒,我才听到小茹前夫的疯狂吐槽,在她前夫的口中,小茹是一个整天爱玩、爱穿、爱去美容的女人,本身他们作为有钱人家,这也没什么,可前夫受不了小茹对他的不关心,作为妻子的义务没尽到,洗衣服做饭什么的从来不想,而且还不尊重关心公公婆婆,都结婚了还爱去蹦迪(这点我之前倒是听说过一些,有人叫小茹蹦迪小公主,只不过没想到是真的)……小茹前夫说了很多小茹的不是,酒也是越喝越多,最后前夫哥情绪激动,说了句让我喷饭的话,“这个婊子(你没听错,就是这样叫的),穷丫头一个,在学校的时候为了讨好我、想当我女朋友,那个贱样,让她脱胸罩她不敢脱内裤,在床上把你伺候的那叫一个舒服,结果结婚后,飘了,动不动还给我使脸子,给我爸妈使脸子,教唆我儿子不理我爸妈,更可恨的是这次把儿子的抚养权要走啦,把我爸妈气的,最后我也劝了,给我爸妈说,不就是孙子吗,我再找,给你们二老再生几个孙子,不要和那野丫头一般见识。”,“哥几个,你们说,我还会缺女人,我现在一个电话,就会有一堆女人跑过来主动给我吹鸡巴,小茹这贱货,这一年多了不让我碰她,操……”,“老哥,小茹在你手下,不要顾及我的颜面,她和我们家没关系了,现在像仇人一样,你该怎么管就怎么管,能让她走人最好”(这是小茹前夫给我说的)。哎,原来挺好的一对金童玉女,现在已是形同陌路啊。不过通过这次酒局,我也是了解到了很多内情,为我后来拿下小茹奠定了基础。
    再后来,小茹跟我出差的机会多了起来,我只要外出就叫她,她也高兴跟我去,毕竟,在当前也只有我表现出罩着她并且关心她了。过圣诞节那天,我们在外面出差,在住的酒店里我请她吃了饭,一块喝了点红酒,由于我上次和她老公聊过,所以我能抓住小茹想听的点,仿佛成为了她的知心大哥哥,她也越说越多打开了话匣子,酒也是越喝越多,我隐隐感觉今晚有戏啊,也是不停地给她倒酒,说到最后,她满脸微红,感觉酒劲上来了,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我扶着她回到房间。这一路,她身上的香水味、洗发水味和红酒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直入我的脾胃,我的“小兄弟”迅速膨胀,真是硬的跟铁棍一样。把她放到床上后,望着这样一个朝思暮想的美人,我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总觉得像梦一样,真美啊,我俯身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茹,要我走吗!”我等来了想听到的那个声音,“陪我……”。其实她到底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不管她说什么,我都会留下来。我洗了下脸,拿出来自己准备好的东西——避孕套和伟哥(每次我和她出去都会带着这几样东西,今晚机会难得,要玩high)。我从她的秀发和耳朵开始吻起来,额头、鼻子、嘴唇、下巴,最开始还叫吻,后面更应该叫舔。解开她的上衣,头埋在白花花的胸部上,但脱掉胸罩后有点小失望,小茹的胸太小了,一对A,如同两颗葡萄挂在飞机场上,胸罩比较厚,我就说怎么有时候看着小茹的胸大,有时候看着小,原来都是胸罩垫的。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用力的吸着“葡萄”,亲吻着肚脐。再后来,脱掉靴子,贴着裤袜从脚开始舔,一直舔到档部……当我扛着小茹的大长腿,自己的“小兄弟”在她的“小妹妹”里用力捅的时候,我感觉世间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此。当晚,我一共做了两次(想弄三次,无奈腰确实受不了了,中年男人的悲哀),后来给她收拾了下穿好衣服,盖好被子就走了。
    我觉得只要做过,女人第二天肯定是都有知觉得。实际上,小茹起来的比较晚,见了我后也有点不自然,不过我是见好就收,她不提我也不提。至于当晚,面对她修长诱人的身子,我真是挣扎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拍照片留念,但想着世界上总是有不透风的墙,能少一个漏洞隐患就少一个吧。从圣诞节到现在,我们虽然又一块出去过,但没有再做过,小茹也没有问过当晚的事情,我们俩关系没有冷淡也没有深入,我觉得这样挺好。小米她离婚了,周边整天在她面前游荡的男人也多了,真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啊。从小茹的这件事上我发现,世界上的奇迹还是有的,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坚持留意,没准就能成真呢。
1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