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变成渣男的(八)

就在刚刚,发现苏姨送我的耳机被我忘在衣服口袋里一起洗了。插上手机试了试,果然不能用了。苏姨与我,最后的联系也彻底断绝,只剩下回忆。
    苏姨抓我的时候我正在应付旁边另一个同学的敬酒,她一用力,我差点把口中的酒喷到桌子上。我用惊诧的眼神看了看苏姨,再转头看我的同学,发现他比我还惊诧,明显看到了苏姨的手在我胯下的动作,快速喝完酒转向他人。席间我还看到这个同学一边指着我和苏姨一边和另一个同学窃窃私语,他们在说什么,用脚趾也能想到。
    我发现自己的目光离不开苏姨百褶裙下白花花的大腿,脑海里自行闪现我把这双腿扛在肩上卖力作活塞运动的场景。而且苏姨穿了一双我最喜欢的船鞋,好似炫耀一般在我注视的时候挑了一下。额滴神,本人觉得女生最性感的时刻也许很多,而且也因人而异,但是在我心目中不经意的挑鞋似乎可以算得上第一,当然了,这也可能和本人足控有关系。
    抬起头撞上苏姨的目光,看见她眼睛里有种奸计得逞的笑容。饶是我脸皮厚若城墙也有些脸上发烫。苏姨用眼神示意我看下面,我顺着她的意思看向她的腰间,发现苏姨很隐晦的撩起了百褶裙。苏姨没有穿内裤。
    感觉老二的血像是被高压水泵加压一样,瞬间要顶破裤子。我一把拉下苏姨的裙子,四下张望了一下,确认有没有人发现我和苏姨的小动作。苏姨咯咯咯笑得花枝乱颤,笑着说原来钟峰你在乎我呀,我还以为你真的铁石心肠呢。我说我怎么可能不在乎你,虽说露水姻缘,但毕竟也那么长时间了,我就是和一头猪朝夕相处那么久,饿急了也舍不得杀啊。苏姨说钟峰你脑子瓦特了,露水姻缘可不是什么好话。
    饭局结束,我跟着苏姨出饭店,苏姨问我你跟着我干嘛。我说你别废话,赶紧的,去你那还是去我那。苏姨问我去我那干嘛,去你那干嘛。我不等苏姨继续挖苦,说了声对,就是干。拉着苏姨上了出租车。苏姨在车上说,我还以为你不缺女人呢,怎么还这么猴急,顺口告诉了司机目的地。我一听,还是原来的地方。我说你怎么还在那住,苏姨说钟峰你果然王八蛋,这么长时间都没来找过我,不知道我还在原来的地方住。搬家?搬了你上哪找我去。
    到苏姨家楼下,苏姨说突然想唱歌了。我和苏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极少和苏姨一起唱K。随便找了家量贩式,苏姨要了一些啤酒,上来就点了梁静茹的三寸日光,唱完一遍又一遍,后来唱着唱着就哭了。
    我本来已经开始从后面摸索苏姨光滑嫩洁的臀瓣,一只手穿过苏姨的T恤,开始抚摸那对让我魂牵梦绕的奶子,苏姨的下体微微湿润,等我听到苏姨的声音不对,看向苏姨的脸,发现她的眼眶也微微湿润了。
    后来,我再也不听这首歌。
    和苏姨来到她的住处,打开房门发现童伟航的房间门紧闭,苏姨似乎看出我的想法,说换了一个室友,一个人承担房租太贵。我说当时我要来给你分担,你不让。苏姨说滚,你根本不是想来分担房租,你只是想操我。我说我现在也想操你,苏姨说那就来呀,等菜呢?
    接下来没有以往的说干就干,我抱着剥光光的苏姨进了浴室。浴室里没有晾晒的内衣,也没有正在浸泡的原味,看来新室友不像童伟航。苏姨说她现在也不在浴室晾晒内衣了,因为好几次在自己的内衣上发现了精斑,看来恋物癖的不只你钟峰一个,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钟峰那么讲究,每次玩完都给人家洗了。苏姨的话酸溜溜的,我听完苏姨的话也酸溜溜的,像是小朋友心爱的玩具被别人给动了。
    接下来是我和苏姨的盘场大战,苏姨趴在我股间吸吮我的老二,苏姨像是闻花一样仔细在我的老二上嗅了嗅,我还以为我的老二没洗干净,有尿骚味,结果苏姨说,嗯,有股人渣的味道,又嗅了嗅,说,嗯,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我一把将苏姨推倒在床上,掰开她的双腿,用舌头舔了舔苏姨依然粉嫩的下体,说,嗯,没有别的男人的味道,还是那么香甜。苏姨说你再尝尝。我愣了一下,抬起头盯着苏姨清澈的眼眸,苏姨哈哈大笑,说钟峰原来你也会吃醋啊。
   插苏姨的时候,由于没有准备套套,没想内射。可是苏姨坐在我的身上死死的压着我不起来,只能射在苏姨的小穴里面。贤者时间的时候,苏姨躺在床上,用一根手指抠挖着泥泞的下体,说不清是爱液还是精液的东西布满苏姨的小穴,加之苏姨的表情,画面无比淫荡。苏姨用下巴向门口的方向努了努,我一看门,雕花玻璃上隐约有个人的身影,我耳语苏姨,是不是隔壁姑娘的男朋友也在,苏姨说不是他还有谁,和我分开这段时间自慰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好像有人,有次突然打开门,看这个猥琐男尴尬的站在门前,苏姨也没生气,只是往后自慰不再叫那么大声了。我一听火冒三丈,起身猛的开门,看门口的黑瘦男子一脸尴尬,一只手好像刚从内裤里掏出来。我盯着这个傻逼,他不敢看我,我一言不发,晃着老二去厕所撒尿。
    回来以后苏姨躺在床上呵呵笑,说我你理他干嘛,这厮秒射,听见好几回他牛吼两分钟就没动静了,还听见过她女朋友劝她想想办法,不行吃点伟哥什么的。这厮说伟哥多贵啊,好几十一粒。我说原来还是一个穷小子,苏姨说呸,忘了你上学的时候了,大家都穷,那时候的你别说买伟哥,套套你都用不起冈本。我说我不是用不起,我是根本没听说过。
    第二天又吃到苏姨亲手做的早餐,虽然简单,但十分可口,上班的时候精神百倍,同事都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正哼着小曲泡咖啡的时候,总监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来了新人,安排在我对面了,让我多上心,好好照顾。我虽然脑子不灵,但是深知能让总监直接打电话的,一定不是凡人。等回到工位,正好看见一个曼妙的身姿蹲在我对面整理物品,我早晨刚刚射在苏姨嘴里过,现在没什么要求,但还是觉得一阵鸡动。跟她打了招呼,她告诉我她叫百合。说话的时候,我从百合的身上闻到若有若无的香奈儿coco的味道。
    百合……怎么说,有点脑残,或者说单纯到难以想象。当然不是男女方面,我虽然色胆包天还不至于没搞清情况就下手的地步,无他,怕死而已。百合对于人情世故完全一张白纸,有时候领导给她的指示她完全听不出隐藏的意思,很多时候忙了半天办错事。领导还不能批评她,只能尴尬的笑笑。因此,安排给百合的事就越来越少了。百合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的窘境,觉得我在公司似乎左右逢源,每天跟屁虫一样的跟在我后面,开始还是峰哥峰哥的叫着,后来就变成师傅了。
    我也由着她开心,觉得这个女孩单纯,没有被这个操蛋的世界污染,理应被爱,理应永远如此简单的快乐,帮她解决了不少问题。百合拍着胸脯说以后早饭她给我带,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早饭出自苏姨,婉言谢绝百合的好意。百合不依,又说要给我打扫屋子,然后自己想了想,说这样嫂子会吃醋,这时旁边的同事说,百合你不知道,你师傅是咱们公司有名的钻石王老五,要非得说你有个师娘,那这个师娘是圆的,名字叫篮球。
    百合不是我三步走战略的目标,我当时盯住的是另外一个姑娘,这个姑娘下回分解。
    百合的热情有点让人难以接受,我飞机落地会开着私家车去接我,我上一杯咖啡没了,下一杯百合会泡好放在我桌上。百合知道我喜欢喝浓茶,不知道在哪搞到的顶级茉莉云毫,喝得我不好意思。公司好事的大姐说我,年纪也不小了,百合这姑娘不错,不行可以考虑考虑,我说我只把百合当妹妹,或者当徒弟,没有其他的想法。
    百合本来只穿工装裤,不知道是听我无意说的还是听别人说的我喜欢丝袜大长腿,这姑娘开始每天换着样的穿丝袜裙装出现在我面前,说实话,我又荡漾了。
0 1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