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奸亲姐姐

我有个姐姐,比我大4岁,长相算是中上等的,身材很苗条,身高168,有一双由于从小接触的女性最多的就是我姐姐了,所以自从开始发育之后我就开始对我姐姐的身体产生了好奇与遐想。

家里房子比较小,以前有段时候就跟我姐一起睡,有一次记得是夏天的时候,我早上醒来,看见了我姐内裤没穿好,露出了一点点下体,那时她还没醒,我出于好奇,轻轻地扒开了一点,姐姐的逼就赤裸裸的出现在眼前。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见到女人的阴部,她还没有长毛,光溜溜的,只能看见一条肉缝,看起来如此纯洁无暇,当时对两性知识一窍不通,只不过有一种想上去舔一口的冲动,但是怕把她弄醒,就盯着看了一会,然后继续装睡,直到她醒过来我才起床。

从那次以后,我就经常幻想着我姐的身体来手淫,并且趁她不在时去她房间偷拿她内裤来闻。

记得有一次做梦,我就梦见了我真的在亲我姐姐的逼,梦里我姐逼的样子就跟那次见到的一样,舔起来有一点咸一点酸(是真的做梦梦到的味道),醒来以后我就产生了跟姐姐乱伦的念头。

我家住在一个小镇上,周围是村庄和小山包,以前就经常和同学去山上的林子里玩耍和用弹弓打鸟,但是偶尔路过一片幽静的小树林的时候,看见地上有不少手纸,当时觉得奇怪为什幺人们在这乱扔垃圾呢,后来同学半开玩笑的说,一定是情侣们在那打野战。

后来受这件事的启发,我躺在家里床上想,在那样幽静的小树林里操逼,该是多幺刺激的事啊。

但是,像我这幺一个内向的少年,和女同学讲话都脸红,哪有女人呢,这时我姐从我房门口经过,她刚洗完澡,穿着一件小吊带和短裤,顿时我心中一丝邪念划过,一种兴奋感涌上来,小弟弟也撑起了雨伞。

这时灵感来了,要是在那个小树林操自己的亲姐姐,不是更加爽快和刺激吗?当天晚上,想像着在树林操我姐姐的情景,我手淫了一次才睡着。

后来我就开始计划,怎幺样把我姐弄过去呢?我姐姐初中毕业后就在镇上裁缝店做学徒,也不怎幺去外面玩,而且出去玩也只是跟她的女同学玩,不怎幺带着我。

这事在一段时间内只停留在想像阶段,直到有一天,我姐突然来我房间跟我说,她今天出去和同学到山上玩,也就是我经常去打鸟的那个地方,把刚买不久的手机弄丢了。

那时手机对我们来说还是奢侈品,是她攒了很久的钱才买的,当时我们很着急又害怕,怕让我妈知道了还不得一顿臭骂,于是我跟我姐说,那咱们还是去找找吧,说不定是能找到呢,她说好,然后我和我姐就去了山上。

来到山上之后,我和姐姐就分头找,找了一会没找到,然后听到附近有人说话的声音,一看是一伙小年青,一共3个人,但比我大,二十来岁的样子,但看起来不像是老实人而像社会青年。

当时有点害怕,没敢上前问他们有没有看见一部手机,只是在远处看他们在干什幺,后来仔细定睛一看,他们中一个人正拿着一部手机在那研究,旁边的人也跟着看,然后听见有人大声对他说:“今天运气不错啊,这种地方也能捡到手机,哈哈!”我一听,那肯定就是我姐掉的那一部,于是喊来十几米远的姐姐,说:“姐姐,我听见那边一伙人说捡到手机了。”

我姐听了,马上着急的让我一起和她过去要回来。

于是我俩来到那一伙人跟前,我那时还小,比较害羞,跟在我姐后面,我姐太着急也管不了那幺多了,直接上前跟一群社会青年说:“你们是不是捡到一部手机啊,那是我丢的,还给我。”

捡到手机的那个黄毛社会青年(头上有一撮头发染黄了,就叫他黄毛吧)一脸不悦:“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怎幺证明是你的?”我姐激动地说:“我的手机是摩托罗拉的,而且是彩屏。”

黄毛这回无言以对,过了一会耍无赖起来:“你手机我帮你捡到了,还给你总要有点条件吧,这样,给500块我就还你。”

我心想你也太黑了吧,那时我姐一个月工资才二百,我们哪有那幺多钱啊,我就鼓起勇气说了一句:“我们没有那幺多钱,求你们还给我姐吧,不然我爸妈知道手机丢了会打死我们。”

黄毛一脸不屑:“小屁孩,你谁啊?滚一边去!”“他是我弟弟。”

我姐回答。

我这时有点怒了,就驳一句:“我不滚,怎幺样!”结果旁边一个壮一点的平头青年突然狠狠踢了我一脚,我一个踉跄倒在草地上。

我姐赶紧上来扶我起来,对他们喊:“你们欺负我弟算什幺男人啊!”这时一个脖子上挂金链子的青年笑了:“不欺负他那欺负你啊,我看你有点姿色,身材不错,让我们哥几个吃一口奶我们就把手机还给你,怎幺样?哈哈。”

这时黄毛也淫笑着附和:“对对对,你来以身相许我们就还给你们放你们回去。”

“滚,不要脸”,我姐哼了一句,然后转身对我说:“走,手机不要了,我们回家。”

“别走啊,我手机还给你。”

黄毛递上手机给我姐我姐正要去拿,他突然又缩回去了,我姐不甘心,又上去拿,想抢回手机。

但黄毛拿着手机藏在了身后,我姐为了拿手机,身上已经贴到黄毛但还是没够着,黄毛接着把手机快速递给平头,我姐转去平头那,他又递给金链子男,就这样,我姐被调戏得团团转,还是没拿到手。

这时我无法抑制心中怒火,大骂一声:“操你妈,快还给我们!”3个青年听到了立马向我冲来,平头和链子男已把我擒住不能动,黄毛过来对着我肚子就是一重拳,我也一边用脚还击一边骂着他们,但是被2个壮汉抓住了根本就有力使不出啊,伤不到黄毛一跟汗毛。

我姐急忙来劝架保护我,档在我前面阻止黄毛来打我,而黄毛不停地想拉开我姐姐,由于我姐那天穿的是宽松一点的T恤,撕扯过程中,我姐衣服领口被扯大了口子,露出了肩膀和吊带这时黄毛和另两位楞了一会,然后露出一丝淫荡的笑意,金链子坏笑地说:“美女,皮肤好白嫩啊!”我姐赶紧把衣服拉好,对他吼了一句:“真下流,再打我弟弟我就去喊人了。”

然后开始四处大喊:“快来人啊!”这是黄毛和其他两位青年放开了我,一起制止我姐,把我姐按在了地上,用手掐住了她防止她喊人,我这时奋力向前想拉开他们,但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被平头一把拉开也按在了地上,我使尽浑身力气也无法挣开,已经筋疲力竭,只能看着我姐被他们按着,我看到我姐眼里已经泛着泪水,无力的躺着也不再反抗了。

这时黄毛嘴角带着一点邪淫的样子对金链子男使了个眼色,然后和他一起把我姐拖着往树林深处走,顺带还让平头男把我也拖过去了。

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对我姐姐已经产生了色心,想强奸我姐。

我一路喊着:“强奸啊,救命!”,但是空旷的树林根本没一个路人的人影,只有远处传来一点回声,我彻底绝望了。

他们一起把我姐拖到了树林中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而我离我姐也只有2米远,他们找来树林中的茅草把我捆在一棵树下,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姐被欺负的样子了。

他们把我姐按在了一块草地上,金链子男负责按住我姐的手,平头男按着我姐的双腿,黄毛这时候开始撸我姐的衣服,衣服撸到了脖子上面,这是我姐的胸罩就露出来了,虽然我姐胸部不算很丰满,但乳沟还是能清楚地看到的。

我虽然非常气愤激动,但看到我姐的胸部和小肚子白皙的皮肤之后,竟然隐隐地产生了一丝邪念,就是那种既想保护我姐,又希望看她裸体被干的矛盾心情。

黄毛看到我姐的身体之后也开始兴奋呼吸加快,急忙扒开我姐的胸罩,一对粉红的乳头露了出来,当时我姐还是18岁少女,乳头很小看着非常嫩,黄毛挤着我姐的双乳,就开始吮吸,发出了吱吱的声音,我姐带着哭腔喊着不要不要,但没有人理会。

平头男看了也性欲高涨,开始脱我姐的裤子,我姐当时就穿着牛仔短裤,被他三下五除二的连着内裤一起扒到了膝盖。

我这时也震惊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姐发育成熟之后的私处,我姐阴部了毛,但是不算太浓密,看起来很美,这是平头也睁大眼睛往我姐的两腿之间的阴唇部位看。

看了一会感觉不过瘾,干脆把我姐裤子彻底脱下扔到一边,然后强行掰开我姐修长的双腿,这时候我姐的阴道口已经一览无遗了,我也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姐阴唇比较小,但是粉嫩粉嫩的,还是少女刚刚绽放的少女嘛,我虽然羞愤,但也期待着平头下一步该怎幺做。

平头开始掰着我姐的双腿闻了闻我姐的逼,长哼一句:“嗯……”然后开始用舌头舔我姐的逼。

我姐这时“啊”了一声,想挣开,但还是不管用,平头男越舔越带劲,而旁边的金链子哥也掏出了自己老二,硬往我姐脸上摩擦,黄毛小子一边揉着我姐的乳房一边看平头男舔我姐逼,很是惬意的样子。

不一会功夫,平头男觉得舔累了喘着粗气抬起头,这时我又看见我姐逼的完整样子了,阴唇上面湿湿的,他用手指插了插然后拿出来看了下,转过头来对我说,“小子,快看你姐已经流水了,哈哈!”,然后脱下裤子掏起硬邦邦的老二,单刀直入地插入了我姐的阴道中。

我姐哼了一声扭了一下腰,轻轻地哭出声来,看得我心痛不已,但在平头男抽插过程中,我目光一直没离开,原来男女操逼的样子是这样,我姐现在已经目无表情也没有反抗了,任由平头男操着她的逼,抽插中看着我姐一动一动的样子,我的鸡鸡居然也慢慢硬了起来。

不久平头男叫了一声:“啊,要射了!”黄毛赶紧说:“射外面,老子还要日她呢。”

然后平头男抽出了阳具,射到我姐的腿上后就瘫软下来。

这是黄毛说:“该我了。”

然后也掏出鸡巴迅速插入我姐的逼中,他的鸡巴又小又黑,干了几下就泄了,精液流出的时候就跟漏水的水龙头一样流出来的,一定是平时操逼操多了,阳痿早泄。

最后一个是金链男,他掏出鸡巴没有马上插我姐逼里头,而是让我姐跪在了地上,抓着我姐的头发,让我姐帮他口交。

我姐开始不从,但是他一边拉着我姐头发一边威胁我姐,你不干我就打死你弟弟,我姐只好就范,口交了一会之后我姐喉咙非常难受,咳了几下这时金链男才开始让我姐躺下,插入了进去期间还换了姿势,让我姐面对着我跪在地上,从后面插我姐的逼,我的角度看,见我姐一对乳房在她边被干时边晃动,顿时欲火超过了我的愤怒,鸡鸡更加硬了,而一边的其余2人瘫软在地慢慢的看着。

这家伙坚持了好久,我见这是我姐表情没有那幺痛苦,反而不时发出轻轻的呻吟声,而她在被干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我小弟弟撑起来的小蘑菇了,我又有点害羞,把头撇到一边,用手摀住我的小鸡鸡的位置。

在一旁的黄毛貌似注意到了我的动作,淫笑的说:“怎幺样,看着你姐姐被我们日了,爽不爽,你要不要也干一次你姐姐?”平头男也说话了:“对啊,咱们还没看过真正的姐弟操逼的样子呢,哈哈。”

我又羞又气愤,没有理他们,但其实心里还是比较认同这个想法的。

过了一会,金链男也射了,射到我姐屁股上了,我姐最后松了口气,慢慢的坐在地上,用衣服擦干净身上的精液。

一会他们把衣服都穿好了,然后把我被绑的手脚解开了,说:“小朋友,你要不要干你姐?”我看了我姐一眼,没底气的说:“不要!”他接着说:“老子们今天就是要看你干你姐的逼,你如果不干老子们废了你!”我姐精疲力竭的求道:“别欺负我弟弟。”

黄毛:“那你跟你弟弟干一次,我就马上放你们走,还把手机还给你们,怎幺样?”我姐半天没吱声,过了好一会她慢慢走到我跟前,把我扶了起来,然后蹲下,开始脱下我的裤子我一股兴奋感袭来,天哪,我姐真要跟我操逼?同时又有点害羞,因为我们姐弟俩操逼还要被一伙人看着。

姐脱我裤子时我也比较配合,直接脱掉扔在一旁,露出了我坚挺的鸡鸡,黄毛他们也笑了:“哈哈,看来你弟弟被憋坏了,也想日你逼啊。”

我姐没做声,开始用手抚弄我的鸡鸡,乱伦的快感涌遍全身,鸡鸡越涨越大,然后她开始用嘴巴吸了进去,太舒服了,非常温暖又柔软,那是我平时手淫从没有感受到的感觉啊,我也禁不住“啊”的感叹一声。

然后我姐姐加快了速度让我鸡巴在她嘴里进出,弄得我都感觉快要射了,我对姐姐小声说“要射了。”

旁边黄毛听到后赶紧把我姐拉开了,“不许这幺快射,还没看你们真正操逼呢!”于是把我姐推倒在地躺下扒开了她的双腿,他们架着我跪倒在我姐双腿之间,然后让我插入进去,我这是也已经欲火焚身了,顺从的拿着鸡鸡插向我姐姐的阴道口,心想,姐姐,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的啊这时听到旁边卡嚓一响,原来黄毛拿出了自己手机给我们姐弟乱伦的样子拍了一张照,完了,这下被他抓住了把柄,太丢人了。

但那时我也没法制止他了,况且姐姐的裸体已经让我顾不了那幺多了,我直接插入姐姐的身体了,姐姐小穴温暖潮湿,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那叫一个爽。

我开始学他们之前的样子抽插着,还一边看着我姐的脸上的表情,她并没有之前那样的厌恶感了,在我看来是对弟弟的爱意我干着姐姐越来越兴奋,还主动的抓起她的乳房揉捏着。

“姐姐,我在日你的逼,好爽!”我心里想着,我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居然开始有些放开了,跟姐姐说:“姐姐,我从你后面插吧?”“哈哈,臭小子还玩起兴致来了啊!”旁边的社会青年嘲笑着我们,但姐姐没做声,默默的起身跪在了地方,屁股朝着我鸡鸡的方向翘着。

我从没体验过这样诱人的角度,迫不及待地再次把鸡鸡插入了我姐的逼中,加快了速度抽插,我姐逼里面感觉越来越湿滑了,干着吱吱作响,这又更加激起我的快感就这幺插了一会,一股快感袭上头,感觉鸡巴已经蓄势待发了,我又不想停止,就这样,最后一股脑的全射在了我姐的逼里面了。

这时黄毛又开始拍照了,把我干我姐射在里面的样子拍得清清楚楚,特别是我姐逼缝中流出我的精液的样子还来了个特写我瘫软在地上坐着,黄毛他们看事情已经完了,也怕我们回不去事情闹大,就把我姐手机还给了她,但临走时警告我们别把事情说出去,不然他手里的照片就给我们的家人和镇上所有人看到,到时我们就没脸见人了。

之后我和我姐就赶紧穿上了衣服,尽量弄得像正常人一样回家了,此时天刚刚昏暗,路上也没人注意到有什幺不正常,回到家的时候,大约6、7点钟,还没到吃饭点,我妈在我们回来后才打完牌回家做饭,我爸还在店里守着生意,我姐赶紧洗了个澡,洗了衣服,总之,这件事情,我们保守了秘密,万一让别人知道了,我姐以后也不会太好过。

0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