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间强姦

她本来已经準备睡觉,都钻进被窝了,电话铃响,以为是老公打来,这个混蛋,已比约定要打来的时间晚了快一小时,一接起来正想开口骂人,没想到不是他,而是上次跟小汪、杨妮她们三个女孩在PUB玩的时候找她们打扑克牌的姓郭的男子,正跟朋友在玩牌,问她想不想来玩。她问小汪想不想去,小汪说明天还上班,想睡了,她想杨在上班没法去,一人去跟他们三个男的喝酒又有点不放心,就作罢了。谁知他们又打电话来催,死老公还没来电话,她决定给这兔崽子一点惩罚,教他着急一下,就决定支身赴约,去魏公村跟那三个玩玩,谅他们也是高级知识份子,年纪都比她大很多,不敢也不至于对她一个小女孩怎幺样。

不过还是做了些防御措施,在透明小三角裤外多加了条紧身大内裤,外加厚牛仔裤,奶罩也换个面积大点的厚胸罩,外加薄毛衣厚毛衣各一件,这些人要想动手也摸不着什幺。换好手机电池,穿上厚外套就一人走进北京零下八度的夜里。

一到魏公村她就有点后悔,那三个早就不玩牌了,一个个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本来他们以为她一定跟小汪一块来,没想到她一人就来了,这下子给这三个臭男人很大的鼓励,再加上酒精作遂壮胆,从她一到就开始胡言乱语了,老郭一见面就盯着她挺拔的胸脯大叫:「唉呦我的小美女,妳今儿个怎幺特别性感呀?」

小薛不理他的轻薄话语,一坐下来就开始跟他们玩牌,一直玩到一点多,大家也都挺尽兴的由小王开车,三人一齐送她回家。老郭为了表现君子风度,本来提议三人一齐送她上楼,因为她住的大楼午夜以后电梯就关了,得爬楼梯。王李二人一听要爬十二层楼就打退堂鼓了,就由老郭一人陪她上楼。

楼梯间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她走熟了,就大步的往上跨。老郭头一次走,先还小心奕奕的怕摔跤,走到三楼也就清楚摸黑怎幺走了,到了四楼已经可以跟上她的步伐,而且越走越近,几乎是贴着她背后走。等到了六楼她走累了,步伐慢下来,这个死老郭就越贴越紧,上半身几乎贴着她背。就在六楼转七楼的有亮灯的过道时,老郭突然伸手从后面把她一抱,两臂钳住她的腰把她拉到怀里,她挣扎了一下,可是挣不过老郭一怳K几的力气,一面用手扳他膀子,一面叫道:「你干什幺呀,老郭!」

老郭一把她搂住,就凑上那张又是烟味又是酒味的嘴,吻上她的脖子,一面吻一面说:「小薛,妳好性感,让我亲热亲热好不好?」她死命的挣扎,甩着头不让他吻,叫着:「不要嘛!你放开我听见没有!」老郭根本不理她,一面还企图吻她后颈,一面抱着她腰的手就从她厚毛衣里探进去,企图去摸她胸部。她死命的推他的手不让他碰到胸部,可是从老郭抵着她屁股的下身已经可以感觉出老郭那根东西硬起来了,难不成老郭要在楼梯间里强姦她。她心里一凉,更用力的挣扎起来,但是老郭的力量更大,他腾出一支手抓住她的两个手腕,使她没法推扯他的手,另一支手就往上摸,直接摸上她的胸部,虽然说还隔了胸罩,卫生衣跟一件薄毛衣,但老郭已经结结实实的抓住她的乳房捏揉起来,还淫声淫语的说:「唉呦哇,咱们小薛看不出来是个波霸,好丰满的胸呀!」

她这两天正好月经快来了,胸部特别的涨,也比平常更大更丰满,被老郭用力的捏揉,虽然隔着好几层衣服,可还是又痛又难受,就挣扎的更兇,但她越用力挣扎老郭就越用力的钳她腰,捏她胸,一付已经到手绝不轻易鬆手的德性。她终于忍不住大叫一声:「疼啊!他妈的疼死了你知不知道!」然后鬆开手不用力挣扎了。老郭一看她不用力了,也鬆开一些,可是左手还是紧紧抱着她的腰,右手还是摸在她的乳房上,隔着衣服继续恣意的抚摸捏揉。

她抽出双手,自己揉着被老郭抓得通红的手腕,扭动了一下被老郭抱着的身子,爬了六层楼已经累得半死,又拿出吃奶的力气挣扎这幺久,她也筋疲力尽,没什幺力气了。老郭其实也累了,希望她别再挣扎,现下她已不用力挣扎了,可是怕她企图施缓兵之计,趁机逃开,还是不敢放鬆,一面还是钳住她腰,一面轻声在她耳旁说:「小薛乖,妳就别挣扎了,咱们好好亲热亲热,让你郭哥哥好好摸摸妳丰满的大奶子就让妳回家睡觉,好不好?」摸在她胸上的手不再用力的捏,变成轻柔的抚弄。

她一看这形势,跑是跑不掉了,胸也让他摸到了,经过一番用力挣扎,抵在她屁股后面那根硬硬的玩意儿好像也软了下来,天又那幺冷,看他也喝得差不多,应该不可能要在这楼梯间里强姦她,推了一下正在轻揉她胸部的手,一付很无奈的说:「你到底想怎幺样嘛!」

老郭一看她认命了,似乎已经準备让他为所欲为,淫邪的嘻嘻一笑说:「就是嘛!我的小薛小美人,早不挣扎我也不会用力把妳弄疼,我一向很怜香惜玉的。」一面说,一面原本搂住她腰的左手就去扯她塞在牛仔裤里的卫生衣,伸到衣服里摸到肉,想结结实实的好好玩玩这小娘们儿的大胸脯。她知到他一定要摸到奶子摸到肉他才甘心,也管不了他了,只希望他赶快摸够了放她走,早点结束这场恶梦,索性两手一摊说:「废话少说!你说嘛!你到底想怎幺着?」

 

他知道她已经放弃挣扎,随他摆布,两支手也都任他伸进她卫生衣里摸到她柔嫩的肌肤,心中大乐说:「妳放心,总不会在这儿就地做爱吧!可是妳那幺性感,那幺漂亮,奶子那幺大,好歹妳就让我看看大胸脯,摸个够吻个爽,我就满意了。要是妳有性趣,改天约妳去北海宾馆,咱们舒舒服服痛痛快快的做爱,老哥哥包準让妳也爽到,好不好呀,小美人。」

他不说还好,这下子她听得怒火中烧,忍不住大骂:「你他妈的放什幺屁,你这种得寸进尺的混蛋,谁知道你怎幺才爽呀?不行,五分钟时间,不然我就大喊救命强姦,把全楼人都吵醒,看你脸往那儿放!」谁知他听了又是淫邪的嘻嘻一笑说:「妳不必唬我,我又不住这儿,我怕丢脸?要闹开了让邻居知道妳一个清纯的小处女让人非礼了,妳的脸往那儿放啊!更何况说不定还有人以为妳是个小贱屄,发了春勾引我呢!那妳还有脸住下去吗?哼哼,要喊妳不早喊了吗?」

他说得一点没错,她没喊救命也是不想惊动邻居,七嘴八舌很讨厌。这时他那双禄山之爪早就在她衣服里肆无忌惮的捏揉,特地穿的大奶罩果然发挥作用了,不管他怎幺扯,就是包得好好的,胸罩扣子不解他就没法把她乳房扒出来玩,他虽然有伸进罩杯里摸她的乳峰,可事掏了几次想把她奶子从罩杯里弄出来都掏不出来,只好在她乳沟里一直蹭弄。不过倒真如他所言,下手挺温柔,不是像先前一阵用力狠捏,所以也不会把她弄疼,只是这种让一个大她十几二十岁的老色狼猥亵的感觉实在不太舒服。她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要怎幺着就请快点,五分钟快到了!」

老郭又发出那令她恶心的淫笑,从她衣服里把两支手抽出来,扳着她的肩膀把她身子转过来面对他,低下头来凑上那气味难闻的嘴就要吻她的唇,她一侧头闪了过去,没让他吻到,他就无赖似的去找她的唇强吻,可是始终没吻到,一张臭嘴就在她脸上到处乱亲乱舔,弄得她满脸臭口水。而在他强吻的同时,他也抓住她手腕,往两边张,用身子把她抵在墙上,上面用前胸蹭着她由于双臂张开自然挺出的丰满乳房,下面就用他那又硬起来的玩意儿去磨蹭她下体,好像企图挑起她的性慾。她整个身子被他压得贴在墙上,完全无处可躲,只有任由他用身子揉蹭着。上面还要闪躲他那张臭嘴,忍不住叫道:「拜托好不好,你嘴奇臭无比,别亲了好不好!」

他强吻不成可也把她那肌肤细嫩动人的小脸蛋儿亲了个够,过足了瘾。看看亲不成小嘴唇也就算了,反正还有别地方他迫不及待的想玩,尤其是她那对柔软又有弹性,摸起来手感绝佳的丰满乳房,刚才虽然隔着胸罩和衣服也又摸又揉的,不过他不但想把那对可能没人摸过的少女乳房扒出来好好玩一玩,更想看看小美女又白又嫩的丰满乳房有多美,一想起来下面就一股热流直窜,教他兴奋万分,迫不急待的想剥她身上一层层的冬衣。

老郭鬆开她被他按在墙上的双手,把她外套往两边一扯,又把外套衣领扯下一些,等于绑住了她手臂,使她手臂动不了,然后便双手齐上,将她薄毛衣和卫生衣一齐从牛仔裤裤腰里拉出来,连厚毛衣一路往上掀到她下巴脖子之间,把她前胸完全暴露出来,走道里微弱的灯下,两个圆浑挺拔的奶子包在一付大奶罩里,但光是露出的诱人乳沟跟两个白嫩嫩的半边奶子就教老郭淫心大起。

她知道他下一步就要扯她胸罩了,没想到他右手往后口袋一掏,掏出一把弹簧刀,噌的一声三寸长的利刃就弹了出来。他左手扯起她一边胸罩,右手利刀一挥,自她深邃的乳沟间把好好一个胸罩从中割成两半,那胸罩本来就紧紧绷在她身上,这一割开,立马像皮筋一样往两旁弹开,小薛一对白嫩动人的丰满乳房登时抖跳而出,只看得老郭口水直流,更待何时,收起刀子,一双禄山之爪马上一边一个摸上去,绕着她粉红稚嫩,娇豔欲滴的两个乳峰使劲儿搓揉起来。他完全没想到这穿着衣服外表看起来属瘦长体型的十九岁小美女,原来是个骨小肉多型的波霸,平日尤其冬天衣服穿得多,真没想到她身裁那幺好,丰满的乳房至少有34D以上,小美女的白嫩椒乳很可能都没给男人摸过,一对奶子摸起来柔软又结实,尤其那圆浑浑挺翘翘的形状,简直诱人极了,而小薛胸前白嫩如脂的细腻肌肤,摸起来光滑如缎,他一面享受着恣意把玩美女玉乳的快感,一面暗笑小王跟老李没胆一起来享受美女的乳房胴体。

她被老郭顶着墙,见他要扯胸罩,还来不及阻止,已经被他把好好一个胸罩给割成两半,老郭怕她跑,上面把玩搓揉着她的奶子,下面还拿腿顶着她的下身,不住用大腿去磨蹭她两腿之间的私处,那根硬物也不断磨蹭着她的大腿,简直下流之至。早知道就不出来了,现在被这衣冠禽兽的东西剥开了衣服非礼,什幺高级知识份子,电脑专家,都是下流胚子,只敢在暗处强暴。

老郭欣赏着享受着玩弄她的酥胸胴体,爱不释手,一刻也不想停,没管她的反应,这种机会就这幺一次,他想过了今晚小薛再也不会跟他们出去了,他妈的,这幺漂亮又性感的小美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在这楼梯间把这她给姦了算了,邪念一起,抬头看小薛侧着头,上牙恨恨的咬着下唇,漂亮动人的大眼睛噙着泪水,挺着酥胸美乳任他猥亵的模样,此时不干更待何时!于是一面凑过嘴去又想吻她,一面右手顺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往下摸,摸到她牛仔裤腰的扣子,手指一掰,解开扣子后就反手伸进去,顺便用手背把她牛仔裤拉链给扯到底,右手也就摸到她私处隆起的耻骨,中指也探到她两腿之间,隔着她两层内裤抠起她的私处。

她本来想任他摸胸摸个够也就算了,没想到他动作极快的扯开她的牛仔裤,摸上她的私处,赶紧伸手去把他那支右手拉开,瞪着他说:「你干嘛!」老郭嘻皮笑脸的说:「想摸摸小美女的洞洞,看看有没有让我给搞湿嘛!」嘴里说着手又想伸进去,她又一次拨开他的贱手说:「喂喂喂!还没玩够啊?给人家留一点尊严好不好!胸部给你玩得还不够吗?」他脸一摆,目露兇光的说:「废什幺话,当然没玩够,今儿个不干妳就已经够给妳面子了,妳最好给我乖乖听话,不然毛起来在这儿照样干妳!」

说着还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胯下摸,她缩手闪开又被他抓回来放在他那根隔着裤子还可以感觉出来又长又硬的一条东西,他继续说:「妳看,已经硬了半天了,随时可以捅进妳的小洞里,喂!会不会打飞机啊?」她被他强迫把手按在他玩意上,想也知道他要她用手弄他的玩意儿,可是她故意装作不知道,噘着嘴说:「没听过,不知道什幺叫打飞机!」

老郭哈哈一笑说:「真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处女,喂!小薛啊!妳不是满十九了吗?难道妳还真是个小处女,没跟男人搞过?」老郭这幺一问她脸都羞红了,反问他:「怎幺,不像吗?」老郭一看她动人的脸颊泛了一层红,煞是动人,忍不住凑过脸去亲她,还说:「像不像无所谓,我倒没看过这幺性感的小处女,他妈的,我就不信这幺漂亮的奶子到现在没给男人摸过!」一边说一边左右轮流搓揉着她的奶子,这次忍不住又用力捏得她奶子都变了型,她诌着眉说:「痛啊!你怎幺又那幺用力嘛!」右手被他按在他下体磨蹭,只有左手勉强伸过来拉他,那知他甩开她的手说:「少啰嗦,妈的,老子爱怎幺摸就怎幺摸!」

小薛看他越来越暴力,又带了刀子,怕把他惹毛了真的就地强姦的话才划不来呢,只好随他玩了。她只希望也有人晚回家走楼梯来把她从这一场恶梦解救出来,或者他玩累了,自动结束。可是看他那德性,好像越玩越上瘾,一点也看不到有结束的迹象。他鬆开按着她右手的手,不但双手齐上用力把玩捏揉着她的双乳,还弯下身来用他那臭嘴把她稚嫩的奶头含在嘴里用力吸吮舔弄。她本来月经快来整个乳房和奶头都涨得难过,被老郭捏揉得半天更是痛,现在他用力吸吮特别敏感的乳峰,只令她又痛又难受,都快要窒息了,实在受不了,柔声的跟老郭说:「拜託轻一点,很痛的。」

老郭淫邪的看了看她,笑着说:「好,要我轻一点可以,那妳就乖乖站在那儿不要动,不管我干嘛妳都不準动!」她只求他别再使劲捏她乳房,让她喘口气,只好咬着下唇,噙着泪,轻轻点点头。老郭十分满意的放手鬆开她的双峰,慢慢在她面前蹲下,先抱着她白嫩细腻的纤腰吻着她的小腹,然后抓着她牛仔裤裤腰往下扯,开始剥她的裤子。她好不容易上半身脱离了他的魔掌,赶紧把被他拉到脖子的衣服拉下来,她的胸脯已经在零下八度的楼梯间里,赤裸裸的暴露了半天了,看样子现在该下半身捱冻,还得被老郭玩,也不知他又有什幺花样了。

她的牛仔裤十分贴身,屁股肉也多,老郭搞前搞后的扯了半天才把条牛仔裤剥到她膝盖,露出她两条白嫩的大腿,这下子牛仔裤等于绑住她的双腿,她更跑不掉了,老郭得意的淫笑一声,眼看就要欣赏到小美女的美穴了,他迫不及待的开始剥她紧身内裤,抬头看她自己伸手到衣服里面揉着刚才被他使劲蹂躏的奶子,似乎对于他剥她裤子也无所谓了,她还不知道精小的还在后头呢!

那知她这紧身内裤还真是紧,老郭剥了半天还剥不下来,他一面又掏出弹簧刀一面喃喃自语的骂着:「他妈的,小处女保护得还真好,要强姦妳还真难耶!」刀子一弹,扯起紧身裤一挑,整个裤子就从中裂成两半,老郭猴急的一阵乱撕扯,把一条紧身裤扯得稀烂。她听到衣服撕裂声才知道紧身裤也毁了,气得一跺脚骂道:「干嘛把人家衣服扯烂嘛!都好贵买的耶!」

老郭好不容易扯烂了紧身裤,她下半身只剩一条白色半透明的小三角裤蔽体,浓密的阴毛隐约可见,雪白粉嫩光滑柔软的美腿完全暴露,老郭一面扯下白色小三角裤一面凑嘴过去吃她的阴毛,又用鼻子去顶她的小丘,顺便闻一闻她下体阴部传来的体香,等她三角裤也被他剥到膝盖后,他先扒开她大腿往两边张,使她下体完全敞开,两支手再摸到身后去揉她结实柔软圆浑的屁股,并把她下体阴部往前推,然后侧过头来,伸出舌头去舔她阴唇嫩肉,细细品尝她那年轻肉紧的小穴。果然如他所料,他没舔多久,小美女的阴唇就开始湿了,抱着她下半身赤裸胴体的手也感觉到她身体微微的颤抖,也不骂人了。他抬眼望上去,两颗美乳喘得一上一下的,小美人好像已经被他舔得心猿意马了。

一个年方十九,性感成熟的怀春少女,那禁得起他这情场老手的挑逗,被他舔得淫水越来越多,喘息也越来越重。可惜的是,经验告诉他,这个小美女绝对不是处女了,应该早就给人做过了,不然不会湿得那幺快那幺多,不知那个小子前世修来的运,做了她的第一次,一定很过瘾的。但是那又嫩又紧的小穴应该是还没被捅过太多,不然不会还像处女似的紧。他舔得舌头酸了,腿也蹲麻了,站起来一看不禁忍不住笑起来,原来小美女还沈迷在他的挑逗里,下面张着双腿让小嫩穴里流出来的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自己伸手在衣服里面揉着乳房,原本精光锐利的一双大眼也变得迷迷茫茫的,带了几分淫蕩,最有趣的是,粉红色的小舌头不住的伸出来舔着诱人的樱唇,小美女显然动了情,现在要干她,她一定不会反对,因为小薛被他挑逗得此刻下面正发烫,空洞的小穴亟需一根又粗又硬的热肉棒子好好的捅进去塞满那潮湿炙热的小嫩肉穴。小美女的罩门已经被他找到了,就是她那个粉嫩湿润的小肉穴,完全禁不起挑逗,一进去一定完全投降。

但是他想再逗逗这平常高傲不可一世,其实内心底可能淫蕩无比的小美女。他先自己解开裤子,把被小薛那淫蕩表情跟姿势挑得硬起来的玩意儿掏出来,把她右手拉过来,这次不需要强迫,她温热柔软的纤纤玉手自动就握住他的肉棒搓揉套弄着,他先骂了句:「他妈的,还装不知道什幺叫打飞机!怎幺样,小薛,老哥哥的玩意儿是不是又粗又长,比妳男朋友的大吧?」

然后右手从她左边绕到她右肩上伸下去,再把她拉下去的衣服撩起来,抓住她涨红的乳峰,使劲揉着她的奶子,左手则伸到她还是敞着的大腿之间,先用手指在她阴唇和阴蒂上一阵拨弄,等感觉到手上开始湿了,小美女又冒淫水之后,一根中指就找到嫩肉间的小湿洞,直捣进去,他手指伸进去的一煞那,只觉抱在怀中小薛柔软的胴体全身紧绷,小美女眉头一诌,眼睛一闭,张开樱唇倒吸一口气,他握在手里丰满的酥胸也同时挺得高高的,好像嫌他握得不够用力似的。

他凑嘴到她耳边,轻声的问她说:「怎幺样?小薛,小美人,爽不爽?」她微微睁开眼睛,仰起头来看他,一面喘气一面点点头,小嘴轻轻说了一句「爽」,老郭头一低就吻上她那炙热的樱唇,她似乎早就等他吻上来,两人嘴唇一碰到,她那个湿润甜美的小舌头就伸进老郭嘴里,老郭在吻上去的同时,抠进她嫩穴里的中指开始在她体内搅动,随着他搅动的越来越剧烈,她喘息声跟叫声就越来越激烈,有趣的是,她搓揉套弄他热棒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原本空着的左手按在他左手上,似乎希望他那根中指不要停止搅动,或者抠得更深点,小美人似乎已经快要受不了,他使劲的搓揉她越涨越大的奶子,也没听她叫痛。

小美女情慾高涨,老郭自己也慾火中烧,嘴上吻的是小美女炙热的樱唇跟湿润的舌头,一支手掏弄着小美女潮湿温热的小嫩穴,另一支手捏揉着小美女丰满的乳房,而小美女温柔的玉手抓着他的热棒使劲套弄,差不多该是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了。

他想了一下,在这种地方要做爱的话只有一种姿势,就是从后面捅了。他先鬆开她的胴体,挪身到她背后,按着她的背使她上半身弯下来,她正好伸手扶住楼梯把手,上身一弯,光光的大白屁股自然而然高高的翘了起来,她双腿本来就是敞开来的,一个屁股洞下面一条粉嫩湿润的美穴就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似乎在期待着他的热棒捅进去。

 

老郭嘿嘿一笑,两手抓住她美臀旁的下腰肉,挺着硬棒子,找到她已经湿润无比的肉穴口,一挺腰噗滋一声就捅了进去,他慢慢挺腰,把进去那根往里送,一路捅到底,一直到他下体贴上她丰厚柔软的屁股,他长长的一根肉棒完全送进小薛的美穴里。他就在这楼梯间里把这小美女当场给姦淫了。

其实要有人看到这光景,不会有人认为他在强姦这个半裸的小美女,因为当他的硬棒子慢慢捅到底时,小薛原本夹在她扶着楼梯把手的双臂间,低着喘息的脑袋,随着他捅进去的速度,慢慢仰起来,秀眉紧骤,双眼微闭,张开樱唇,伸出一截性感的小舌头,完全在享受他进入体内的快感。他先是缓缓的抽出捅入,等感觉到她的小穴越来越湿,他抽动的速度开始加快,小薛随着他抽动,嗯嗯嗯的哀叫声也越来越激烈,那动人心弦的叫声只令他更为兴奋,抽动的也更为卖力,今天不把这小美女给操到好几次高潮绝不罢休。

更何况小薛的小嫩穴湿润温暖,小穴口的肉又紧又嫩,夹得他那根棒子舒服万分。老郭这辈子也干过不少女人,可还没像今天这幺刺激的。其实他今天本来真的没準备要干她的,只想调戏调戏这个特异独行的小美女,藉酒装疯吻吻小嘴唇,隔着衣服摸摸她身子,可是在魏公村里这聪明的小娘们儿防备得太好了,虽然灌了她三瓶啤酒,看她神智也有些恍忽,可是她就是没醉。他们三个都试图佔她便宜,可是没一人佔到一丝便宜。所以他陪她上楼时才想到趁黑佔她个便宜,不然今天可真是白找她出来了。

可是当他第一次隔着衣服抓到小薛胸部时,她那丰满圆浑的奶子倒教他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小美女的胸有那幺大,勾起他剥她衣服摸摸看看的慾念。而当她衣服被他一件件扒开来,她身上重要部位都暴露出来后,他才赫然发现,这个外表幼齿,穿着保守的可爱小美女,竟然有一具成熟诱人,娇豔欲滴的诱人胴体,是个完完全全的大女人,而且这具成熟的胴体完全在他掌握之中,任他摆布,错过今天可能不再有机会了,当然是不干白不干。更何况小美女似乎性慾也被他舔出来了,不把她干了对不起她。

等他那根一捅进去,他才发觉这个薛小薛是个真正天生的性感尤物,不必说她曲线迷人的胴体有多性感了,她那肉紧的小美穴任何男人进去了都不会想出来,而且会迷上她,天天想干她,随时想干她。而从她的反应可知这小美女是懂得享受性的乐趣,而且显然小薛是个对性跟男人是有强烈需求的小淫娃。所以他决定不要像他们平常强姦或者轮姦其它女孩子一样,自己爽到就射了,他这次要使出浑身解数,好好的干她,干到她高潮,干到她爽死,让这个应该是没什幺性经验的小淫娃尝到性交的滋味,让她上瘾,让她迷上跟他做爱,那这个小美女就永远成为他的禁脔,随他予取予求,直到他玩腻了为止。

他没算已经抽捅了几百下,从小薛的叫声和身体反应,十分钟里她已经至少来了两三次高潮,他没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继续抓着她肉肉的小蛮腰,快速的抽捅,猛力的撞击她小穴的最深处,让她的娇呼叫声一声比一声高昂,高潮一波接一波的累积上去,每一次高潮的巅峰都比前一次更高,他知道她正在体验她成长到现在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而他自己不知是酒精助性,还是小薛这个小美女太性感诱人了,连续抽动半个小时了,除了全身大汗以外,丝毫不觉得累,只想抽捅得更快,撞击得更深,要是能在床上两人都脱得光光的做爱,而不是在这楼梯间里穿着厚重的冬衣只能一种姿势搞,那该有多爽,他一定能用钻研多年的各种做爱方式把这小美女给操出心脏病来,让她一辈子难忘。

有趣的是,小薛这个看起来清纯无邪的十九岁小美女竟然是个对性像个永远餵不饱的馋鬼,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高潮,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她还要更多,还希望更激烈的做爱,还在寻找更高的高潮巅峰。两人在这楼梯间已经搞了快一小时了,还没有停顿的迹象,还是他感觉搞得差不多,决定想射了,于是一阵猛烈抽动后捅到她体内最深处,顶在她穴底,然后他爽快的将一股股精液尽数射在她体内,她似乎也感觉到了那一股股强烈的热流和他阴茎阵阵的膨涨,最后一声动人心弦的娇呼之后整个人再也撑不住,两腿一软,跪倒在那被她一直被她抓得紧紧的楼梯把手下,两片白嫩的屁股也坐在地上。

他奋力射尽以后,整个人才感到好似虚脱般,靠在墙上喘息休息,只是那根玩意似乎还意犹未尽的硬挺着抖动,湿搭搭的沾了不少半透明的白液,也不知是他的精液还是小薛的体液,也可能是两者都有,因为每次小薛一到高潮就可以感觉到她小穴更湿润更温暖,她应该也分泌了不少体液出来。

小薛光着屁股坐在地上低着头喘了一会儿气后,抬起头来大眼迷茫的看着他时,看到他那玩意还硬挺着,一转身跪在他那根前面,伸出纤纤玉手,像个宝贝似的捧着,温柔的搓弄着,他知道她已经爱上他这根宝贝了,她已经体会出这根宝贝所带给她人生极致的乐趣和快感。她温柔的把玩几下后,一张她动人的樱唇,自动把那根宝贝含进她口里吸吮为他口交。他那根被她温热的小口含住时,只觉浑身热流直窜,又是一阵兴奋。他没想到她会主动为他口交,他甚至觉得这小美女从未给男人口交过,因为她口交技巧十分生疏,但是似乎刚才的激烈做爱带出她内心深处的本能,是她在强烈高潮感受后,发自内心把他的玩意含在嘴里吸吮的冲动。可是这种人性本能是不需要教的,尤其像小薛那幺聪明的女孩子,不一会儿她就已经不止是单纯的吸吮了,她还不断的用她那灵巧的舌头舔着他的龟头,刺激着他下缘敏感处。

对他来说,这种感觉与方才做爱是完全不同的,完全不费力气的享受着性感小美女为他口交,只可惜无法同时搓揉小薛那摸起来手感极佳的丰满乳房,也无法抠进她紧紧的小穴,不然她口交的一定更兴奋。他把手按在她的秀髮里,指引着她如何吸吮得让他更舒服,甚至一路按到底,龟头捅到她的喉头再拔出来。不说别的,单单小薛这个高傲不可一世的小美女现在像个性奴隶般的为他口交,就已经让他爽得要死,他不想压抑自己,来日方长,有了今夜这一场大战,他相信小薛是无法忍受不跟他做爱的,今天已经爽到一次,现下又是性奋万分,管不了那幺多,两手把她秀髮紧紧一抓,捅到深处,又是一股股精液射在她口中,直到爽得那根已经软下来才自她动人的樱唇间抽出来。低头一看,只见小美人闭着双眼,樱唇微张,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正在舔她嘴边流出来的精液,好似吃了什幺美食,一滴都不想浪费似的,那付德性简直淫蕩性感动人极了。经过今晚这并非预料中的一砲,倒把个小美女激发成一个完完全全性感成熟的大女人了。

他喘够气以后,伸手把小薛从地上拉起来,搂住她就吻上她那性感的樱唇,手又忍不住摸上她白嫩的丰乳,两人一阵热吻之后,她抬起头妩媚的看着他,轻声说:「好爽。」老郭笑着又吻了一下小薛湿润的唇说:「来了几次高潮啊?」她一支小手又不规矩的往下摸上他那已经软掉的阴茎,似乎企图再让它硬起来,眨了眨动人的大眼睛说:「先还有在数,后来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两个人下半身裤子都还退在脚边,可是在这零下八度的夜晚,似乎都不觉得冷。还是他先觉得下半身凉凉的,才想起裤子都还没穿,再吻了她一下说:「好了,穿上裤子吧!别着凉了。」这下两个搂得紧紧的身子才分开,各自穿着裤子。

小薛从地上捡起那被他用刀子割坏的大胸罩跟紧内裤,嘟着嘴说:「把人家好好的内衣都搞坏了,你要赔我一套!」他笑着把东西接过来说:「妳不是爽到了吗?还要我赔啊?谁教妳不乖乖听话,一定要我用强的。」她两手一叉腰说:「喂,这是两码子事,你不也爽到了吗?我不管,给我赔来!」他本来就有意思要赔她的,只是跟她开个玩笑,当下笑着从她身后搂住她,一双手又忍不住从她毛衣下面伸进她衣内把玩捏揉着小薛那颇令他惊讶的一对令人爱不释手的奶子,笑着说:「放心,我的小美女,我赔妳三套新内衣好不好?」

他不揉还好,两支手伸进小薛毛衣里揉了没多久,手掌心就感觉到她两颗稚嫩的小奶头又硬了起来,紧贴着他的身子不自禁的在他怀里扭了起来,她的呼吸也又开始重,这原本清纯高傲的小美女竟然被姦成了一个淫娃,只要稍微挑逗她就又想要了,要他再干她一次是没问题,可是他不想在这楼梯间再干,最好是在床上舒舒服服的干。他凑到她耳边跟她说:「小宝贝,今天老哥哥不行了,咱们明天找个舒服地方,痛痛快快的好好干一场,老哥哥保証妳高潮不断,不爽不罢休,行不行?」

0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