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秘书下迷药之后缠绵翻滚

离婚后张顺更是没有任何顾忌了,经常出入一些风月场所,在这时一个女孩闯入了他的眼帘。殷雨萌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自打到了公司就被他给盯上了,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樑,长长的脸颊,身材苗条,举止优雅,尤其是那双腿更是白嫩修长、圆润有力,让人看着心动不已。这是张顺第一个心仪的女人,于是对其展开的疯狂的追求,但是不管张顺用什幺办法,殷雨萌都是不为所动。正好这个时候正是公司的关键时期,张顺只好压下心中的慾望,把精力投注到工作中。

3年过去了,这期间张顺的公司已经从一个地方上的企业发展成了一个全国範围内的企业,这本应该是让张顺感到高兴的事,但是张顺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在这期间殷雨萌结婚了。看着这个令他心仪的女孩,这个本应该属于她的女孩嫁给别人,张顺感到的只有愤怒和嫉妒,3年时间里,殷雨萌已经从一个刚入公司的青涩少女变成了现在珠圆玉润的少妇,洁白细腻的肌肤、高耸挺拔的双乳、细緻诱人的柳腰、丰腴柔软的臀部、修长匀称的玉腿。

在公司里只要是有点姿色的女职员,都被张顺想方设法的搞到了床上,喜欢钱的给钱,喜欢权的给权,至今为止还真没有在外人面前露出破绽。但是张顺却从没有对殷雨萌下手,因为他要报复,报复这个当年没有选择他的女人,张顺专门到网站上购买了一瓶国外产的迷药,只要喝下去一点点,就会昏迷2小时左右。为此他还特地把殷雨萌调到自己身边当秘书,为以后的计划做準备。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公司已经下班了,所有的职员都已经离开,张顺把殷雨萌留下让她帮着整理文件。殷雨萌一脸微笑地抱着一叠文件走进办公室,殷雨萌身着一款紫色的绕颈式露背连衣裙,于腰部最纤细处抽紧做褶,使得完美的背部曲线一览无余,张顺的眼中立刻燃起慾望的火光,裤裆下也志气了帐篷。

张顺故意让殷雨萌再出去拿一下文件,然后立刻走过去拿出早已準备好的迷药倒入殷雨萌的水杯里,她喝水的杯子今天正好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她是他的女秘嘛,一点都不奇怪。殷雨萌回来后,张顺假装看着手中的文件,眼睛却不时的瞄着她,当看到殷雨萌喝了水杯中的水后,张顺的嘴角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几分钟后,殷雨萌已经晕倒在了她的办公桌上,张顺起身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上,还将电话线暂时拔断,手机关机,他仔细地端详起自己的猎物殷雨萌来。殷雨萌啊殷雨萌,你早就应该是我张顺的女人。本想追到你,让你做我的老婆。可是,你却几次三番地拒绝我,我张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既然你不肯就範,就别怪我无情。

张顺望着不省人事的殷雨萌,再也忍不住放声狂笑起来:「殷雨萌啊殷雨萌,好几年了,我得不到你。今天你还是要落在我的手里。我的美人,等一会儿我会让你尝尝什幺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安慰我这几年的相思之苦。哈哈哈哈……」笑声中,张顺摸了一下殷雨萌光滑的面颊,左手托住她的玉颈,右手伸到她的大腿下,一用力把她抱了起来,抱到办公桌上。他决定将怀中的女人、他的猎物放在自己的宽大办公桌上享用。

在明亮宽敞的办公室内,在现代化的办公桌上躺着一位美丽的女人,她乌黑的长髮披散在黑色的桌面上,双手无力的弯曲着放在小腹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身体稍稍侧卧,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紫色的露背裙下缘只遮到小腿的中段,露出一截皓白莹泽的小腿,光滑柔嫩,黑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勾勒出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足踩、晶莹的足趾,令站在旁边的张顺慾火焚身。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并没有拉上窗帘,远处是海港的余晖,圆圆的夕阳将她的光华收敛在薄薄的云层筱,似乎不忍看到兽慾的发洩。

张顺久久地立在办公桌边,不停的用目光触摸殷雨萌身体的每一个部份。完美的曲线和洁白的肌肤令他的心跳加速。他蹲下,仔细地端详睡美人清秀的俏脸、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香嫩的红唇。多少次在他梦中出现,现在就躺在他的面前。

他伸出他的右手,彷彿怕将她惊醒,轻轻的放在她莹白的小腿上,光滑的肌肤如绸缎一般,他的手兴奋得微微颤抖。他的手缓缓的向下移动到她的足踩,轻轻的揉握,细腻的肌肤温润而有光泽,他简直不想挪开。他解开殷雨萌高跟凉鞋细细的带扣,握住她左足,小心地将鞋脱下,然后又将女人右足的鞋脱下,放在床边。

女人的玉足完全展现在面前,他俯下身子,用面部摩擦她的足趾和足背,光滑而微凉的肌肤让他情慾高涨。他用舌头舔洁怡的足趾,又将每一个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他的舌头顺着殷雨萌的足弓,舔到足踩,然后继续往上,停留在莹白的小腿上,他的双手握者她一双柔足,慢慢将她的两脚往两边分开,女人的裙子被,漫漫地往上掀起,她那修长、雪白的两腿渐渐裸露出来。

张顺一直将裙子掀到她的大腿跟部,连黑色镂空的三角内裤的蕾丝边都能隐约看到了。女人匀称光洁的双腿就在面前,肌肤是那幺的洁白而有光泽,线条细緻而优美,犹如象牙雕就一般,这是令男人疯狂的玉腿。他将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手感温润,轻轻的按一按,非常有弹性。他再也忍不住,扑上去,双手抱住她的大腿抚摸起来。

这种感觉多幺奇妙:这诱人的双腿,光洁莹白,温暖柔软而有弹性,没有一丝的赘肉,结实、手感和光泽,今天终于落到他的手中。

这象牙般的双腿让他爱不释手,摸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想将这鲜嫩水灵的身体搾乾才甘心。他不停的亲吻、爱舔、吮吸,温润的感觉和白哲的肌肤将他的冲动带上新的高峰。一轮的爱抚和亲吻后,睡梦中的女人双颊微红。他将她的身体整个翻了过去,让她俯卧在桌上。他喘了喘气,开始打量并脱下她的露背裙。他的呼吸越来越粗,双眼满布着血丝,像一头饥饿的野兽,贪婪地望着猎物。女人的脸侧放着,细嫩的脖子曲成一道优美的曲线。他抚摸着她的秀髮,在她的玉颈上深深地吻了一口。

然后,张顺握住殷雨萌的左手,将洁白得不带一丝瑕疵的秀美手掌贴在脸上亲吻。接着,他将手放到她光洁动人的背上,仔细的感受着这「只应天上有」的雪肤,细腻的感觉通过掌心一直传到中枢。

殷雨萌的裙子就被脱了下来。他把裙子拿到面前嗅了一下,裙子散发着一种若隐若无的香味。办公桌上的女人,身体大部份都裸露了,除了胸前的文胸和下身的内裤。她像牙一般光滑洁白的肌肤己历历在目,曼妙的曲线更是裸露无遗。这半裸的美体令他惊歎不己:「真是绝色!」他把她的娇躯轻轻翻转,她的文胸是白色的,边缘缀了蕾丝,透过文胸的内侧能看见她隐藏在文胸筱双峰的圆弧和隐约可见的胸沟,黑色的高钗三角裤是如此的通透,他似乎能看到裤后的春光。

张顺上上下下欣赏了好一会儿,从办公桌抽屉里取出一部标準镜头的照相机,仔细的拍照起来。「嚓嚓嚓」一张又一张不同角度的写真照片被摄入相机里,等他认为足够了,他才放下相机,準备最令人兴奋的最后一击。他深呼吸了一下,弯下腰,左手伸到殷雨萌光洁的背后,熟练的解开了文胸的搭钩,右手缓缓在她胸前一抹,文胸就到了他的手中。

于是,女人那动人的酥胸微微带着一丝颤抖,彻底地裸露在他的视线之下:白哲如玉的肤色、圆锥状耸立的双峰、圆滑柔美的线条、两粒鲜嫩诱人的乳尖,呈现出美丽少妇的风姿,这简直是人间的极品!张顺直看得一阵目眩,双手竟然不敢碰一下她那柔软温润的胸膛。他伸手拈起女人三角裤的上缘,用力往下一拉,三角裤便被褪到了膝上,这女性最隐秘、最宝贵的部位,也完全暴露出来。

张顺将她的内裤徐徐褪下,完成了淫虐的第一步:殷雨萌的衣物顷刻之间被剥得乾乾净净,莹白玉体上己罕受有寸丝半缕,清清白白的娇躯裸呈现在张顺眼前,洁白光滑的肌肤。娇躯上不带任何的瑕疵,如同粉雕玉凿一般。落日的余晖悄悄透过落地窗,将光华洒遍女人的全身,令她的身体发出柔和悦目的光芒,像是一位沉睡中的女神。

如云秀髮,胜雪高皓肤,柔嫩得像鸽子一样的酥胸,从未被外人探视的神秘,晶莹修长的大腿,没有一丝遮掩,彻底地裸露在张顺面前。她光滑的肌肤、柔软的胸膛,还有神秘的眼看就要被玷污的桃花源,她却没有反抗,只因她己无法阻止,落日的余晖也无法阻止桌边的男人将要对眼前赤裸娇躯的姦淫。

他现在反而不急着蹂暇这具裸程的美女玉体,只是贪婪地望着眼前的温香软玉。这娇美莹白,冰清玉洁的躯体将要被他为所欲为。他再一次拿起相机「卡擦卡擦」地拍摄着。他还有工作要完成,相机的镜头对準了殷雨萌那洁白无瑕的裸体,他还把她的身体摆成各种淫衷的姿势,然后一一把它们照下来。

做完这一切,他用飞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挥舞着胯下的丑陋东西,一步步走向不省人事的殷雨蒙那冰雪一般的躯体。他拨开了殷雨萌前额的一缕秀髮,用指尖触摸她光洁的额头,指尖顺着瓜子脸的两侧滑到下领,然后是细緻精美的脖子,接着是骨肉有致的香肩,每到一处,他都仔细的品味着指下的肌肤,直到手指滑到她高耸的胸膛上。

她的嫩胸是一般圆锥型的,依然挺拔,丝毫没有下坠,美妙的圆弧一直延续到腋前,像两座雪玉的山峰,山的顶峰是诱人的红晕,中问是尖尖的红点点一一细细的、柔柔的,洁白细腻的肌肤滑如凝脂,给他一种温润的感觉。

在他手指的轻触下,柔滑的肌肤随着指尖微微地起伏着。他把整个手掌覆贴在酥胸上,又将这双峰握在手中。这高耸的双峰弹力十足,还非常的柔软,有一点生涩的感觉。他用手掌在其表面轻扫,还能看到双峰在细细地颤抖,显出一种美丽少妇的羞涩和动人来。

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殷雨萌洁白细腻的双峰,久久不愿放手。温润的感觉令他的情慾之火熊熊燃烧。他又在女人的乳酥胸上轻轻地揉搓了一会儿,拨动几下敏感的乳尖,才依依不捨地继续往下。

如果说女人的胸膛像高傲的雪峰,那她的小腹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平坦而洁白,身体的曲线在这里形成了美妙的弧线。没有多徐的累赘脂肪,但又不会显得过份的消瘦,所以抚摸起来非常的柔顺和光滑。盈盈一握的腰身继续延续到脐下,外侧和莹白的大腿相连,向下向内则过渡为雪白的小腹,小腹有一个缓缓的向上的曲线,在和两条大腿交合的地方,是每一个男人都想看到的两腿间的无限春光。

无耻的男人仔细地打量、亲吻、抚摸殷雨萌那迷人的两腿间风光。这令殷雨萌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长长的睫毛开始抖动,一层红晕悄悄地爬上了她的俏脸,两腿间春光在张顺手指的挑逗下越来越红,也开始有透明的淫水溢出。

张顺敏锐地觉察到殷雨萌身体的变化,左手移到她温软洁白的胸膛。挺拔的雪峰在他的手下被捏、揉、搓、抓、握,光滑的皮肤渐渐颤慄,莹白的肤色在他不住的玩弄下渐渐变成粉红。他开始亲吻她的乳尖,楚楚可怜的红樱桃在舌头的不停舔吸下·慢慢地变得艳红硬实起来。右手在两腿的亵玩也渐渐升级,他的食指开始在她的阴道轻抽浅送,这让女人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他把食指伸到口中尝了一下,有一点儿淡淡的甜味。

雪玉般的身体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张顺将头埋在她的双峰中吮吻舔吸,左手托着她光洁的背部,右手则不停地尽情抚摸着她高耸的酥胸、平坦的小腹、莹白的大腿和柔软的臀部。他不时将手伸到她两腿中间,亵玩她的女儿家宝贝处。殷雨萌的裸体被他紧紧地抱着,随着他的动作起伏,长髮紊乱地披在背部,像是分割着她的身体。在他长时间的抚摸,特别是酥胸和两腿间春光被不断的刺激下,女人清纯的躯体越发的性感,益发的妩媚,益发的明艳动人。

张顺认为「前戏」己经充分,可以开始「进入」她的身体继续探索。两人终于「合」到了一起,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狠狠地将自己的臀部往前一推,他的双手将她的修长大腿夹在腰间。

「嗯,」睡梦中的殷雨萌眉头稍稍一皱,浑身颤抖起来。她很想睁开眼睛,可眼皮根本抬不动。裸露而微凉的身体慢慢地燃烧,柔软的朋体渐渐地温暖发烫,白哲的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莹白的肌肤开始镀上一层红晕,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清纯的面容因稍许的快感而露出娇羞的表情,嘴角似乎还带着一分笑意。亮丽的两腿间春色分泌出大量的蜜汁,打湿了身下办公桌面。

张顺满意地看着正在胯下被自己姦污的美丽躯体,他的情慾依然高涨,因为他要报复,报复几年来的被拒绝,他要令她痛苦,要令她呻吟,要令她哭泣!不满和慾望将他的兽性完全引发出来。因此,布下这个迷姦陷阱,并终于得到美人儿的身体,他还有什幺不满意的呢。

他的双手十指力张,狠狠地抓着殷雨萌挺拔的酥胸,用力地捏着,彷彿要把这两团白嫩的细肉扯下来一般,舌头舔吸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份,透明的唾液在她的玉体上蒙上一层亮晶晶的膜衣。微弱的呻吟,红潮的面颊,羞怯的微笑,使她看上去显得无比的娇艳欲滴,像是朵等着人去採摘的鲜花。

更重要的是,她的两腿间流出大量的淫水,很好的润滑了张顺的阴茎。他对她的身体进出的频率和幅度也越来越大。他索性将殷雨萌的两条玉腿高高举起,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扛着,用自己的脸摩擦着她大腿内侧最细嫩洁白的部份,双手捉住她的大腿根部往后压,自己涨红的阴茎一下下全力撞击着殷雨萌的花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顺把殷雨萌的大腿使劲压向身体,涨红的阴茎在粉红的阴唇中不断进出,张顺喘着粗气,阴囊不断地拍打着她的臀部,发出密集的「啪啪」声,肉棒和蜜穴相交处泛起这白浊泡沫上。渐渐的白色泡沫上已经有了淡淡的血丝,娇嫩的肉壁已经被张顺的疯狂磨破了一点。

殷雨萌的脸上羞涩的微笑也慢慢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因疼痛而呈现的苍白,只见她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眼角也渗出了一丝泪水。蜜穴的爱液,两人的汗水和张顺的唾液混合在一块,形成一种鹹鹹甜甜的味道,反而衬托出殷雨萌浑身淡淡的幽香。

落日余晖下的办公桌上是一幕凄美诱人的情景:又高又壮的男人狂笑着紧紧缠抱着昏迷不醒中浑身赤裸的美丽少妇那白璧无瑕、光艳四射的躯体。他不停地在挺着臀部,动作着两个人的身体都己浑身湿透,男人仍像螃蟹一样抱着少妇的柔软玉体在宽大的办公桌上翻滚。这办公桌真的很大,足够他对她的疯狂。桌上的文件、笔筒什幺的,都被他扫到地面上,散得一地都是。可他根本不在乎,他要的只是眼前女人的肉体。

张顺把殷雨萌摆成各种体位,尽情地蹂暇着,莹白的裸体在余晖下抽泣……姦淫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他终于忍不住了,火山爆发起来,将浑身的激情一滴不漏的全部释放在女人清白无比的体内。「啊…」一声勾魂的低吟殷雨萌也因为这突然来的这一下达到了高潮,白嫩修长的双腿紧紧的纠缠着张顺的腰身,一股温暖的热流自子宫深处冲出,沖刷着张顺的阴茎,带给他更舒适的快感。

然后张顺疲惫不堪的抱着殷雨萌滚烫的玉体,在沙发上坐下,等候她的醒来。几分钟后,殷雨萌渐渐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男人的怀里,自然什幺都明白了。

她哭啊、闹啊、打啊,可根本打不过张顺,他牢牢地抓住她的双手,然后拿出旁边的相机,威胁殷雨萌不准说出去否则就将这些照片散步到网上。从此殷雨萌成为了张顺的性奴,没当张顺想要发洩兽慾的时候,就会拿这些照片威胁她,殷雨萌也只好乖乖的听话,不敢有丝毫反抗,让张顺享用她美丽的躯体。

  
0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