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给妈打电话,我却在肏他老婆

  我低头一看,青筋暴怒的半截阴茎上满是妈穴里挤出来的白色浑浊的淫液,我左手手指沾了一下举起,牵出一条晶亮的液丝。妈看到这也不好意思的嗔骂著,「小色鬼,别乱弄呀,赶紧擦干淨,羞死人了。」我舔了一下指头上妈的淫液,腥臊带点咸味,笑嘻嘻的说:「妈,挺好吃的嘛。」「恶心死了,不许舔!还舔!…」我兽性一起,扑下去抱紧妈性感诱人的身体,双手疯狂的揉搓著妈的挺拔柔滑的大奶子,嘴拼命地试图吻妈的嘴,妈一边嚷:「滚开!髒死了…」一边使劲想推开我,正当我俩拉扯这的时候,客厅忽然传来防盗门打开的声音!

  是爸回来了!我头脑嗡的一声作响,吓得像个木头人似的定在那,还是妈头脑清醒,一下子推开我,马上起身跳下床衝到房间门边关门锁上。我俩紧张得要命的相互看著对方,大气都不敢吐。门外传来爸皮鞋一步步往这走来的声音,爸走到门外停住,敲了敲门,喊著:「丽华,你在里面干啥呀,我进来拿个公文包。刚才领导打我手机,厂里出了点事让我马上赶过去。」妈强作镇定,冷静下来,隔著门对爸说:「我在换衣服!你别进来!」「哎呦,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麽介意的,开门呀。」「老夫老妻也不行!我拿给你行了吧!」「好好好,拿给我吧。哎呦,丽华,你听我说,刚才我去菜市场才半路呢,就接了领导电话让我马上赶回厂里去,你说啥事呢用得这麽急嘛…」「我哪知道呀,就你那职位还能有屁大的事?」妈一边回著话,一边去穿衣服,努努嘴示意我去拿床头柜下爸的公文包来。妈没戴乳罩,套上原来那件开领恤衫穿上棉裤,抓起我衣服给我同时接过爸公文包,压低声音说:「躲床下去,别出声!」

  待我一鑽进床底藏好,就听见妈就开门的声音,「拿著,还有别的没有?」「没有了,丽华你也真是的,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躲著换什麽衣服呢,真是的…」「去死!你这老流氓那麽爱窥女人换衣服啊,老实说,窥过别的什麽女人没有?看我不卡死你…」「别别别,我向天发誓绝没看过任何女人身子,除了丽华的以外…」「滚!老不正经的,放开你手,大白天的摸来摸去,不害臊啊?」「咦,丽华,里面咋没戴文胸呀?看家里没人故意色诱我呀?」「滚开!还摸,看老娘不废了你!」「哎哟,谁叫我老婆奶子大呀,长的又高又漂亮别人只有看著流口水的份…哎!疼、疼!」「老不正经,赶紧去办正事!拖拖拉拉的像个大男人样子吗你说。」「好好好,哎,我刚才楼下买了些面包,车上吃的著,晚饭不用等我了。我尽量早点赶回来,如果8点多我还没回来你就和孩子先去赶车吧…」「行了行了,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赶快回厂去。」「对了,那小子刚回来又跑哪了,整天吊儿郎当的。」「出去运动了,很快就回来,别担心。」「好,那我走啦。」「行了行了,快去。」

  听到爸出去关防盗门「啪」一声,我就从床下窜了出来,藏在爸妈房门后看动静以防爸再次折回来。只听到客厅里木门关上然后「咔哒」清脆的一声,是妈锁上了木门。妈一进房,我趁妈没注意一下从妈背后抱住她,双手不安分的隔著衣服「胸袭」著妈高耸挺拔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因为兴奋而呼吸有点急促的调戏著妈:「妈,爸问你我去哪了,你说我去做运动去了,是不是指和我在床上运动的那事啊?」妈反手过来狠狠的掐了我屁股一下,「想得美,臭流氓!妈还没教训你呢,刚才差点给你爸撞见了,还不是你妈我机灵还不知道怎麽收拾呢。还有,下次和妈弄那事之前记得锁好大门!听到没有!」此时我正从领口探进去抓住了妈一只奶子揉捏,妈一把甩开我在她胸上乱摸的双手,转身递给我她手上提著的装著奶油面包的袋子,努努嘴说:「看你这色小鬼也不会老实让妈去买菜,妈也懒得弄了,晚饭你就拿这将就下,快吃,吃完再和妈弄那事。」然后拉著我到床边坐下看我吃。「妈,你不吃麽?」「不饿,上车再吃。」

  我一口咬掉面包一角,看到面包上面涂著的奶油,突然想起了个点子。「妈,你脱衣服躺下。」「干啥呀,不说了让你先吃完再弄那事的嘛。」「妈,我不是急著要弄那事,你先脱衣服躺下嘛。」「死样,真拿你没办法,好了好了,妈脱就是了,看你这小鬼能玩出什麽花样。」妈脱掉紧身恤衫扔到一边,然后把棉裤也脱了甩开,整了整头发,上床躺下看著我说,「好好吃,别把面包渣掉床上了。」我也脱掉上衣,赤裸裸的上床跨到妈身体上,两腿屈膝分开在妈身体两边,然后屁股缓缓坐下在妈大腿根部上,「妈,没压著你吧?」「还好,哎,别压著妈骨盘呀。」我再调整一下坐好,阴囊差不多垂落在妈阴核上面阴毛丛丛的地方,鸡巴怒火朝天的竖立著,妈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嗔骂著:「看你那坏东西,丢脸。」我呵呵的一笑,身体向前微斜右手捏著面包,开始把奶油涂抹在妈红暗色的乳晕上。「哎哟!你还要不要吃,髒死了。」妈啪的清脆一声打在我手腕上嗔骂著,「没事,妈,妈哪里都干淨,让我尝下妈的味道。」说完我就像猫舔吃盘里面的牛奶一样连著奶油膏舔起妈那圈暗红色的乳晕、上部微凹的褐红乳头、以及乳晕上的一粒粒小疙瘩。

  妈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看看你那色样,像个婴儿吃奶一样,不丢人!」「妈,舒服吧?」「哪舒服不舒服,吃得妈奶头痒痒的,哎!你咬轻点啊,再来妈就不让你吃了。」我轻咬著妈乳头喉咙含糊不清的回应著。「够了够了,给妈换另外一边。」我放开妈右边满是我口水痕还有一道牙印的奶子,把面包上剩下的奶油都涂在妈左边乳头上,再一口叼住津津有味的舔吃起来。

  「色小鬼,花样还真多,好了好了,别舔妈奶子了,先吃完你面包,还有正事忙呢。」「妈,你奶子怎麽那麽香啊。」「去去去,淨占你妈便宜,哎,好好吃呀,别把面包碎弄床上了。」我赶紧把剩下的面包都塞嘴里囫囵吞下去。「慢慢吃!别咽著了!」妈连忙肘部支撑著起来,把我推开,凑过我身边左手扶著我右手轻轻在我背部轻轻的抚摸著。「吃东西别太急,对身体不好,下次别这样了啊,听到了没?」我含糊不清嗯嗯的答应著。

  见我好不容易咽下去,妈舒了一口气,一手把我身体上的面包碎扫干淨,拍拍我后背,说:「好了,躺著,让妈伺候下你。」我听话的躺好,只见妈撩了下发梢,把头发甩到背后,一边大腿跨过我身体,只手扶了扶我鸡巴对好顶住她自己阴唇,然后缓缓的坐了下来。我很清楚的感觉到龟头缓缓捅开妈屄里紧紧的嫩肉直抵到深处子宫口,爽的我不由自主的吐了口气,妈也明显很舒服,喉咙里嗯的一声。然后妈抓住我大腿开始上下套弄起来,我和妈性器交合处黏黏的淫水发出一张一合的响声。然后妈一挺一收小腹开始若有若无的轻声呻吟起来,一对雪白耀眼的梨形肥大奶子在我面前晃动著。天哪,妈居然学会了这麽大胆放开的女骑乘式,肯定是工会那人渣主任逼我妈学的,不过话说回来,女人那方面一旦放开,对性的欲求反过来比男人还要强烈啊,女人,还真是深不可测呐,我心里暗想。

  妈套弄了一会,有点气喘,妈俯身面对著我,拿起我手十指双扣的把我双手按在床上,发丝垂落在我脸上,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歇著。妈额头上冒出好些细微汗珠,喘著气望著我眼里说:「妈累了,你动。」女上位对女的一方体力要求真的较大,加上妈也40多岁了,自然累得够呛。我让妈双手按在床上,腾出我的手去抓妈那像木瓜一样吊著晃悠的滑软而富有弹性的大奶子,下边小腹发力一下一下的捅著妈滑溜而温热的肉穴。卧室里充斥著肉体撞击「啪啪」和妈低声呻吟的淫靡声音。

  正当我和妈俩沉浸在性爱的快感时,床头旁电话座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和妈一怔,面面相觑。好打不打偏偏这个时候打来,真扫兴,我心想。妈示意我不要出声,微微侧了下上刚好够著拿起话筒,「喂?谁呀?」话筒那边传来「是我,刚才遇到同事了,是关于厂里转制的事,听说有私人老板来看厂想收购,现在正在厂里呢,领导要我们都去接待人家,所以我这次不回老家了,你和孩子俩回去吧,你看看我那车票能不能退…」「知道了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没?」妈一边回应著,一边大胆的趴下紧贴在我身上,点点头示意我继续。电话那头就是爸,而这头妈和我俩人赤裸裸的搂在一起做著不堪入目的事情,妈居然大胆到一边若无其事的和爸通电话一边和我用女上男下的体位做爱,一想到这我腾地一下心中顾虑也一扫而空。在爸电话外面与妈偷情这无比的刺激下,我双手微颤颤的绕到妈光滑的后背抚摸起她细嫩爽滑的肌肤,下面又缓缓的开始抽插起妈淫液横流的骚穴,妈一双肥硕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紧紧压著我兴奋得怦怦直跳的心口。

  「丽华,你在听麽?」这时我鸡巴一挺正好捅到子宫口上,妈不禁「嗯」的一声呻吟了出来,连忙掩饰说:「嗯嗯,听著呢。」「丽华你在干啥呀,心不在焉的。」「没干啥,你快说。」爸电话里头接著说,「我看厂里转制这事终于要定了,不瞒你说,大家都人心惶惶啊,大家都担心著下岗呢。」「老张,你放心,你那技术部门不会有什麽大变动的。」妈一边说一边顺著我抬起右臂让我舔胳臂窝。我缓缓的舔吃著妈汗津津而散发著成熟女人咸骚味道的腋毛,尽量控制好力度不让妈感到痒而影响她跟爸谈电话。「这世道谁说得准?哎,上次你送钱给赵主任没有?」妈撒谎道:「送了。」(其实我知道,那赵主任没要妈送去的钱,而是要了妈的身子)爸继续说:「那人家答应帮忙办咱们的事没有?」「当然答应了,你还担心个啥?」妈不耐烦的回答,说完这话就伸出香舌去舔我的嘴唇和鼻子。

  「那好那好,丽华?丽华?你在吃东西?」听到妈口水舔著的吧嗒吧嗒声响,电话那头的爸纳闷的问。「烦死了,我在喝水!你还有啥话快说!」「哦,就是我部门那老头子这月底不快退休了吗?我想让赵主任帮帮忙,看能不能支持一下…」「别担心,我已经跟赵主任说了,人家答应到时候会替你说话的。」妈停止了舔我的嘴唇,屄还是套著我鸡巴坐在我胯间,左手掌压著床支撑著上半身重量,一边侧身起来右手抓住自己右乳,眼神示意我去吸她奶子。我心领神会也起来与妈调整好抱座位去含妈奶子,因为妈比我高大,而且妈坐在我大腿上上身微微向后侧著挺起奶子让我吃,乳房位置正好在我嘴边,我坐直著就能吃到妈两个还残留著些许奶油香的雪白大奶子了。妈看我一口一边的轮流舔吃著她奶子,腰部也开始缓缓前后挪动套动著我的鸡巴。

  爸还在电话里头说著:「那好那好,那你和孩子今晚回去,明儿扫墓的时候好好跟老家那边的人打个招呼,其他的也没什麽了,那我挂电话了啊。」「行了行了,别废话,电话费贵著呢。」妈不耐烦的回著。一听到爸挂电话的声音,我猴急的把妈放倒床上抱紧她腰,把妈大腿架在自己臂弯里开始大力抽插衝刺,性器交合处啪啪啪地清脆的响著。「别那麽猛,妈那儿疼。」但我头脑快感已经控制不住,没理会妈继续大力夯著妈满是淫液的阴穴。妈阴唇快速的咬合著我阴茎根部,阴道深处子宫口被我一下一下的猛烈捅弄著,我感觉到马眼已经开始渗出液体了,尽管妈双手紧抓床单不停的喊著疼,我在快感的驱使下拼命撞击著妈阴部,精关一紧,精液喷喷薄而出,猛烈的一下一下打在妈阴穴深处花心上。妈感觉到我射精了,连忙喊:「别停,别停!妈也快了,继续肏我!」听到妈的话,我使出最后一丝气力,使劲的抽送著不止的射著精的鸡巴,想趁鸡巴还没软尽快送妈到高潮。在我最后几下抽插下,终于感觉到妈深处一股热流涌出来,我夯完最后一下,累的到在妈身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气。妈身体也不住的抽搐,完事后的我和妈两人累的像一滩泥的贴在一起。

  好一会,妈才推开我,气喘喘的说:「坏小子,淨顾著自己,妈都让你肏得疼了。」「妈,你不是教我不说髒话的吗,怎麽自己也在说呀?」「你管得著!反倒教训起你妈来了。」「妈,舒服不?」「嗯,还可以,」妈顿了一下喘口气,「你下次待妈泄了再射,不然你那东西软了妈找啥解决去?」说到这妈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一边笑一边抚摸著妈汗津津而滑嫩的身体。这时我才我才发觉自己膝盖隐隐作疼,一看,皮都擦破了,小腹处也撞得红了一块,妈阴部更不用说,整个阴埠撞得都几乎紫红色了。

  接下来就没什麽了,我和妈两人拿纸互相为对方擦干淨下体,然后起床穿衣服,收拾好房间,我歇了会去洗澡,妈进了厨房去弄吃的。妈待我出了厕所也进了去洗澡,出来后就和我一起看了会电视,看八点多了就动身出门了。

5 5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