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的乳沟 散发出迷人的香味

姑姑有着一头漂亮的金髮,每次当我天真的问说为何他们的髮色不同时?叔叔总是笑着对我说:「看看姑姑的髮根吧,孩子,她的头发并不是真的金髮。」那时的我从未真的了解叔叔说的是什幺意思,长大后我才知道,只要女人高兴,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头髮染成各种颜色。

在我17岁那一年夏天,姑姑又来到我们家玩,我们已经有几乎快二年没有看到她了,因为她一直和她那不知是第三还是第四任的先生在海外旅行,当我们到火车站接她回家时,她和爸妈热情的拥抱,但却只是睁大了眼凝视着我。

「老天!你已经长这幺大了!」她边说边把手臂伸出要我拥抱她。

我欢喜的靠了过去,她热情的抱着我把我压在她的胸前,我的鼻子牢牢的靠在她的乳沟上,姑姑的身上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香味,我的脸就这样紧紧的靠在她柔软的乳房上许久。

姑姑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之后,这天叔叔出城去了,妈和姑姑二人舒服地在院子里靠在一起彼此闲聊着,而我则专心的在一旁听着他们 的谈话,这天姑姑穿着一件宽鬆的棉质洋装,她愉快且兴奋的说着妈在年轻的时候是如何的狂野的话题。

我们在院子里待了很长的时间之后,姑姑突然站起身来伸个懒腰,太阳光使的她的棉质洋装变成了几乎透明,她穿洋装时底下从来不穿任何的内衣裤,妈总是不断的告诫她最好穿上些内衣以免曝光了。

过了一会我开始坐近姑姑的身边,希望藉着阳光可以多看清楚姑姑一些,我想她和妈都注意到了我在做什幺,然后姑姑起了身说要去浴室沖个凉。

「小鬼,你看够了没有!」,她经过我身边时低下身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

我害羞的脸红了起来,口吃的说着语无伦次的话,就这样她看着我笑着走进了屋内。其实我最近突然对女人的身体感到了兴趣也学会了如何手淫,有好几次我看到了妈只包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从此之后我总是竭尽所能得要偷看到妈的身体,当我每次幸运的从裙子底下或是从宽鬆的上衣偷看到妈的身体,我都会到浴室去幻想着妈的身体掏出肉棒来手淫。

那天晚上,我睡醒了过来觉得口渴和尿急,所以我起了身上厕所,接着下了楼想要到冰箱拿些冰水来喝,到了楼下我发现妈和姑姑仍然在院子里一边聊天一边喝着酒,我突然听到她们提到了我的名子,所以我走近一点,想听听看他们在谈论关于我的什幺事情。

 

「你知道吗?他今天是多幺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我的衣服底下。」,姑姑开心的向妈说着。

妈则告诉姑姑她看到了好几次我在手淫,我羞愧的觉得我最好赶快回去乖乖睡觉。妈又说了她也常常看到了我努力的要偷看她的裙内,也常常发现我在浴室外偷看她脱衣服或是瞧着她分开的双腿。

「我看你是故意的吧?」,姑姑笑着对妈说。妈喀喀的笑着承认她确实故意製造了很多机会给我,因为她想看看我会有什幺反应。

「直接到浴室里手淫,我打赌!」,姑姑笑着说。

「没错,他正辛苦的在度过他的青春期。」妈笑的更开心了。

在姑姑离开的前一个晚上,我仍然像小时候一样天真的问姑姑说我可不可以和她一起坐火车回去?这一次的答案却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嗯,你妈已经和我讨论过了。」她笑着对我说,「你打算如何和我共度这几个星期呢?」。

我实在不敢相信,姑姑居然愿意答应我,完成我这个从小就一直存在的愿望,我把头转向了叔叔和妈妈向他们求证。

「小蛮牛,好好的去玩吧!」

他们点着头笑着对我说。我开心的尖叫了起来,跳到了 妈的怀里,亲吻着他们俩,谢谢他们可以让我做些其他的事情,而不用老是打工帮邻居割草来度过整个暑假。

「我马上去收拾行李!」,我飞快的向楼上冲去边开心的叫着说。

旅途就在兴奋中展开了。我们会在火车上待上将近12个小时,所以姑姑搭火车时都会选择卧厢。我们在普通车厢隔着窗户向爸妈挥手告别,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兴奋的站着紧靠窗户,向窗外看着各式各样令我感到新奇的事物和感受着火车移动时的速度感。

这时我觉得有点累了,我坐回了位置上向正在看着书姑姑微笑着,我向下瞥见了姑姑正交叉着腿坐着,裙子拉高到她大腿的一半,我感到我的肉棒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你喜欢我的腿吗?」姑姑打破了沈默突然对我说。

「是……是的……姑姑,我很喜欢。」我红着脸害羞的将头转向窗外不敢看她。

「其实我并不介意你那样看我。」,她接着说,「你是否像喜欢你妈妈的腿一样的喜欢着我的腿?」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有点吃惊得把头抬起来看着她,我发现我的肉棒把我裤子顶的更高了。

「你妈曾和我谈论过你……她知道你总是试着想要偷看她的裸体和裙内。」

我听着她继续说,假装着我没听过他们的谈话。

她将书本稀了起来,身体转向了我,把她交叉的双腿缓缓的打开,我将视线转向她的裙内看见了她的大腿,我突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将头抬起来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走过来之后,她将裙子拉高了大约6寸,然后将膝盖打开约一个脚掌的宽度,当她将腿分开时,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大腿,最后我看到了她的阴毛,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穿上内裤。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接着她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右大腿上轻轻的来回轻抚着,她又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然后轻声对我说:「摸摸姑姑的阴户。」

我的手慢慢的滑向了她的阴户,当我的手移到她的阴毛时,姑姑将腿打的更开了,我发现在她肉缝的两旁有着粉红色的阴唇,当我轻抚着姑姑的嫩穴时,我发现它开始湿润了起来,姑姑轻声的叫我再用力些。

她突然拉着我的手将两支手指放进了她的肉穴里,她开始前后来回的移动着她的臀部,同时将我的手指在她的肉穴里作反方向的运动进出着,对于17岁的小男孩来说,这一切实在是太刺激也太疯狂了。

这时有个人从走道上走了过来,姑姑迅速地坐了回去把裙子放了下来,也叫我赶快回去坐好,当那男人经过之后,她低下身来对我说:「我们到卧厢去。」,她起了身拉着我的手,几乎是用跑的穿过走道来到了我们的卧厢。

进入卧厢之后,姑姑随即把门给锁了起来,然后把衣服从下往上给脱了下来,老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完全赤裸的女体。

姑姑硕大浑圆的乳房上,有着如钱币般大小的乳头。接下来我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猴急的把我的上衣给除去,对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无助的感到恐惧与期待。

我并不清楚一个17岁男孩的阳具应该有多大?但当姑姑拉下我的短裤时,她停下来且盯着我早已勃起的肉棒说:

「天阿!没想到你的肉棒是这幺的大!」

 

我的脸又红了起来,因为我并不是很清楚这是褒还是贬。姑姑温柔的让我在床上躺下来,接着移到了我的下身,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小口含住了我的龟头,接着我看到也感觉到我的肉棒在姑姑温暖湿润的小口中一寸一寸的消失,性感的小口最后整个含住了我的肉棒且开始上下的套弄了起来。

老天!这感觉实在非手淫所能相比!我开始无意识的呻吟了起来,她把头抬了起来问我感觉如何?我连忙微笑着对她点头说是,她也微笑着接着继续她的工作。

大约二分钟后我开始感到射精的冲动了,我轻拍姑姑的头说:

「姑姑,小心!我快要射了!」

她立刻更加卖力的上下吸允着我的肉棒,接着我无法控制的在她口中开始喷射了,在她的口中射精实在比我之前射在家里马桶的感觉好太多了,她把我的精液一滴也不剩的吞了下去。

当我停止了喷射之后,她爬上了床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接着开始继续用手上下抚弄着我的肉棒,不知为何我的肉棒并没有像平日手淫后的软化下来,接着姑姑把她的下身抬起,将我的肉棒顶在她两腿之间的肉缝上,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我看到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中慢慢的消失,姑姑温软湿润的阴道壁紧紧的箍住了我的肉棒,一种全新的快感再度袭向了我,我又开始呻吟了起来,我抬起头对姑姑说:「我爱你!姑姑」。她对着我微笑然后低下头来吻上了我的嘴唇。

姑姑把舌头滑进了我的口里,接着我把手向上移动开始玩弄起她的乳房,姑姑持续上下着移动她的臀部,让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中进出。

她的肉穴真的是无法言喻的温暖湿润,很快的我又开始感到射精的冲动。她停下来坐着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对我说:「你真的有个一般年轻人所没有的大肉棒!」我感到自豪的微笑了起来,因为我可以从她的脸上和她兴奋的声音中知道,我的肉棒确实是她所想要的东西!

姑姑又开始上下套弄和挤压着我的肉棒,然后用相当大的音量对我说:

「你真的是一个绝佳的做爱高手!」

我从来没有听过大人说过这种话,尤其是姑姑或是妈妈。她更加狂野的上下套弄着,接着把头低下来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说:

「我打赌你一定希望现在的我是你妈妈,对不对?」

当她那样说时,妈妈裸体的画面闪过了我的脑袋,我幻想着坐在我身上的是全身赤裸的妈妈,我开始喷射,把我的精液深深的注入姑姑的阴道最深处……

之后在姑姑家的二个星期里,姑姑一直让我和她睡在一起,并且教了我一切有关性的事情。当她和最后一任丈夫离婚后,她决定不再和任何男人牵扯在一起。她对我说我是她新的「男人」,而我也很喜欢这个主意。

二个星期很快的就过去了,我很确信我爱上了姑姑,但是她最喜欢的是假装是我妈的和我做爱,她喜欢我叫她妈,她也喜欢叫我「儿子」或是「小宝贝」,而她总是这样最容易达到高潮。

在回家的火车上,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因为我在姑姑家的时候,每天晚上几乎只睡5个小时而已,她一直不停的要求和我做爱。一直到后来长大时,我才真的知道要去体谅有如此慾望的女人。

 

爸妈到火车站来接了我之后,接着我们就直接开车送叔叔到机场去,叔叔因为生意的关係要到西雅图一个星期。妈妈和我在登机门外等着飞机起飞,她叫我告诉她是如何在姑姑家里度过这个暑假的,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告诉她,因为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是光着身子待在姑姑的卧室里。

「我猜你一定看到了好几次姑姑的衣服底下,是不是?」妈开玩笑的对我说,希望从我脸上看到些反应。

我一边向开始滑行的飞机挥手一边笑着对她说没有。妈搭着我的肩和我一起走出机场她继续追问我回答她的问题。

「如果我说是的话,我会不会有麻烦?」我问她。

「当然不会!我知道你正在经历青春期,而我也知道你姑姑喜欢挑逗所有不同年纪的男人。」妈用肯定的语气说。

当我们开车离开了机场后妈用怀疑的眼光检视着我问说:「在姑姑家的时候她有没有挑逗你?」

我以如她一样的眼光看着她回答说:「她并没有真的挑逗我。」

在一个红绿灯停下来时,妈转过头来对我说:「姑姑是不是做了比挑逗更过火的事,是不是?」

我无法控制的笑了出来,轻声的回答她说是。「她教了我关于「性」这方面的事。」

妈目瞪口呆了几秒,难以置信的问说:「你是说,她「告诉」你有关性的事情?」

「不!她「教」了我所有的事情!」我回答说。

停在我们后面的车子按起喇叭要我们快走,所以妈又将车开动。她有好几分锺都没说话,然后她要我告诉她到底姑姑还有我做了些什幺事情?我老实的告诉了她在火车上,还有这二星期来的所有事情,还有我们喜欢以母子相称的嗜好。

妈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检视着我,我原本以为她会大为光火,但她并没有多说什幺,当我告诉了她整个旅游的过程之后,她问说:

「你真的喜欢把姑姑假装成我?」

我摸着妈的手臂说:「这是最好的部分,我喜欢闭上眼睛幻想着和你做爱。」

回到家之后妈接过了我的行李放在地上,她拉着我的手上楼往她的房间走去,「今晚你不用再闭着眼睛幻想是我了!」

妈边说边开始脱去她的衣服,我的肉棒开始立刻硬了起来,坚挺到我要费相当大的力气才能脱下我的牛仔裤,她脱下了裤子,注视着我脱掉裤子后跳出来的肉棒说:

「老天!儿子你有根巨大的肉棒!」

「姑姑也是这幺说!」我报以微笑的回答她。

我贪婪的注视着赤裸的妈妈站在我面前, 因为我曾经在姑姑的房里仔细观察过她的身体。我走向妈妈将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妈妈的乳房的大小如同姑姑一样,也有着如钱币般大小的乳头,臀部、大腿及耻丘上的阴毛也和姑姑一样。

我让妈躺在床上,接着爬向她的两腿间,「你要和你的儿子做爱吗?」我在妈妈的耳边轻声问说,接着轻咬着她的耳朵。

当我将龟头顶在妈的肉缝上时,她的身子颤了一下,「啊……宝贝儿子!」

当我的龟头开始往前推进时,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接着把妈的腿往上抬高围住了我的腰。「我爱你!妈!」我在她的耳边说,「我也爱你!儿子!」妈温柔的回应我。

妈和姑姑最大的不同是,妈妈喜欢温和的做爱,姑姑则是喜欢激烈的过程及说着挑逗的话。妈轻拍着我及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肩膀、脖子还有背部,指导我温柔的进行我们的性爱。她轻轻的吻着我的耳朵和脸颊,用手指梳弄着我的头髮。

而整个过程中,我则是放低手肘将手指放在她的头髮里轻扶着她的头。很快的我们快达到了高潮,妈高潮时也是一样的温柔缓慢的迎合着我的动作。当我开始喷射时,她要我停止所有动作,让她可以感受精液强烈拍打阴道深处的感觉。

 

那个晚上妈和我不停的做爱,每次当我射完精,妈会继续套弄或是用嘴巴让我的肉棒再度坚挺。直到快天亮时,他终于愿意让我休息一会,但是一个小时后我再妈的吸允中再度醒过来。但这一次她并没有在我坚挺后停止动作,我知道妈想要我可以好好的享受她的口技。

我扶着她的头跟着她缓慢套弄动作。她用嘴唇及舌头轻柔的缠绕着我的肉棒。这真是一种令人无法言喻的快感!我开始大量的喷出精液,妈一滴不剩的吞了进去,然后接着用舌头把我的肉棒给舔了乾净 ,因为它们都需要大量的性爱!

今年夏天我即将满27岁,从11岁起的每年夏天,我总会和姑姑相聚几个礼拜,妈总会为我和姑姑的相聚吃醋,但我都会算準叔叔出差的时间后回到家,用我的肉棒来抚平妈的不平,自从姑姑教我性爱后,我一直没停止和他们 俩做爱。最近妈开始和爸谈论离婚及搬去和姑姑住的事情,她当然坚持她的宝贝儿子一定要跟着她,我的肉棒当然也如此认为!

0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