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妓女

乱伦‧虐待

在高级旅馆的毫华大厅,像年轻的爱人搂着细腰向楼梯走去时,志麻丰丽的美貌和成熟的肉体,当然引起许多人好奇的眼光追逐他们看。

极品富婆的双性生活

我从十八岁跟随现在的丈夫赵凯从泰国来到香港,至今已经过了八年了。泰国是个遍产中性人和双性人的国度,那年遇到他是一个机遇的

淫妻小巾

(一)我的名字叫“李政凯”,一个多月前经由我亲密炮友的介绍,来到了这里,看到很多色情故事,有些很好看,有些实在有够难看,

都是精子惹的祸

升上高中时被学长积极追求之下,我们双方开始初恋。半年多的热恋,学长对我展开进一步亲密行动。于是情人节当天,我沦陷在甜言蜜

山村乱伦

那个纷乱的年代。我出生在一个边远的山区村落。在群山中。方圆好几里才有一户人家。穷得无法形容。所以这里的人的夜生活就只有一

租屋奇遇

我在街口卖面的小摊子停下来吃一碗阳春面,顺便和卖面的老头闲聊几句,说出了要来这里住一阵子,并向他打探旅馆的所在。他向我打

美丽善良的人妻社工

早上的晨光斜照着嘉怡熟睡的俏脸,脸上仿彿还带着甜美满足的微笑,只因昨天晚上和新婚丈夫温存过后,还残留着一丝的快感。「叮叮

淫乐局长爱乱来

秦守仁是南国A市的警察局长。他从一名警察、支队长、大队长、分局长坐到市局一把手,一路官运亨通,在这个位子上已经坐了十多年

一个瘸子的故事

一觉醒来,脚趾头传来冰冷的感觉,不禁下意识地把脚掌缩进被窝里,提腿的瞬间,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脚。五年过去了,我还未能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