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强暴

台北蝶影的一夜

话说,去完高雄京华城之后没多久,回到了台北,小弟又再那幺一个鸟日子里,被公司的高官们又抓去喝酒了,原因无他,只因为我能喝

淫姪与叔父

音乐依然回荡在空中,那种音乐好像不是美晴平常所爱听的,因为叔父曾听美晴说过,她最讨厌三波春天的歌曲,而现在正播放着三波春

所谓的家教

终于结束了高中生涯,迎接了大学一年级新鲜人。家境清寒的我拼尽全力的终于考上全台第一学府,学校虽有我补助奖助学金,但到台北

叶媚的性事

清晨,还在睡梦中的叶媚感觉腿被轻轻抬起一点,随后一个坚硬的东西在身后顶在两腿间的私处。“天啊!他还有完没完了。”叶媚的第

癡汉轮姦

我叫陈香兰,今年42岁,身高5尺1吋,三围38D、29、40,是个丰满得很的太太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今晚大家打算为朋友庆

痴汉轮奸

我叫陈香兰,今年42岁,身高5尺1吋,三围38D、29、40,是个丰满得很的太太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今晚大家打算为朋友庆

男友的调教

陈梵优,大学一年级,到18岁生日前里里外外都保证是原装的!却在联考前夕惨遭自己的……同班男友周健泽强行进入。而后,男友以

人妻香香

这是我与一位26岁的已婚少妇的故事,回想当时的情景忍不住就写出来给大家分享了。记得06年的夏天,公司内业务比较少,一时间

楼梯间强奸

她本来已经准备睡觉,都钻进被窝了,电话铃响,以为是老公打来,这个混蛋,已比约定要打来的时间晚了快一小时,一接起来正想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