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酒醉上同学

星期五晚上,我洗完澡躺在床上,隔壁姐不知道跑哪去了,本想叫她一起过来看电视,顺便欣赏她的巨乳长腿,突然电话响了。

“喂!”“小良,你姐跟妹醉倒在我这了,我要关门了。”

是姐的同学,小甜,她在隔壁巷的咖啡厅打工,周五生意不好,晚上都只留她一人,10点关店。

穿好衣服,我立即出发到她的咖啡厅,门口已挂上close的牌子,转开门进去,她们在靠吧台的桌子,涵妹已经睡趴在桌上,小竹看到我,立即说:“良弟弟,调酒好好喝喔!”我看着小甜,微微皱眉。

她由我身旁经过,锁上了门。

“你这礼拜都没跟小竹说话?先来帮我收拾。”

小甜将她们桌上的杯子收走,独留小竹手上的半杯调酒,我接过一半空杯,跟小甜进了厨房。

放下杯子后,我伸手由后方脱下小甜的内裤,同时将自己的裤子及内裤褪到膝盖,双手按着小甜32C奶子,下体顶着她赤裸的股间。

上周五的情况似乎又重现,那时也是都走光了,小竹回家,小涵留在宿舍唸书,我自告奋勇来帮小甜关店,收拾完外面后,进到厨房。

发现小甜蹲在地上擦地,想到门已上锁,孤男寡女。

忍不住将她露出女仆裙的内裤脱下,直接插入。

家境优渥的她,没想到有人敢这幺对她,还要我用力一点,快一点。

她家女保镖快来了。

在她家女保镖按门铃时,我已让小甜冲上云霄3次,内射她体内一次。

小甜转过身,带我进到老板娘休息的房间,将胸前拉链拉到最下,取出2个胸贴。

我推上她的大腿,开始啪啦啪啦。

“喔!喔!喔!”阴道短浅又敏感的她,迅速高潮了。

我吻了小甜在她耳后说了两句,拔枪穿裤走出房门。

回到小竹桌旁,她已将调酒喝完,我背起小涵,将小竹的手搁在肩膀,一手托着小涵翘臀,一手扶着小竹腰间,将两人带回我的房间。

我的房间是边间,约是小竹姐房间的两倍,送小涵上床后,我瘫软在组合地毯上,谁说捡尸容易的,一小段路,我就上衣都被汗浸湿。

到不是她们有多重,而是背着一个E奶,抱着个G奶。

而且又都长得不错,谁受得了。

随手开了冷气,启动的声音让靠在地毯上矮桌上睡觉的小竹醒了。

她靠过来,用手戳戳我的脸,“姐不对拉,小良弟弟不要生气”,我装作生气闭上眼说:“怎幺能不气,就跟你说那个黄上是个色狼,妳不信就算了,还跟他去看电影,被摸了活该”我将藏在心里一个礼拜的话全都说了。

她沉默了一会,说:“他怎幺也是你同学,我也拒绝很多次,想说答应一次,又是看科幻片。

谁知道……”我一股气上来,“谁知道他会摸妳的奶,妳还不抵抗,要不是我把妳拉走”我说不下去,因为一滴滴眼泪落在我的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小竹边说,边将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上。

“也让你摸,原谅我吗!”机会,硬忍揉下去的冲动,我将手抽离。

“让我亲一下就原谅妳。”

平常,虽然跟这个小我快一岁的巨乳美女玩姐弟的游戏,但也就是正常姐弟,没有越矩的动作,拉拉手都很少。

看我专注看她的眼神,小竹一下脸红了,她闭上眼睛嘟起嘴,说:“好啦!就这一次。”

“谁说我要亲嘴了!”“呃!”在小竹迟疑之际,我的头钻进她的及膝裙底,双手将她内裤脱下,嘴吻上她的阴唇。

“喔!喔!喔!不可以亲那里,干妹在旁边呢!我探出头说:“妹,她睡死了,不会发现的,我还没亲完。

再次回到裙底,小竹想要夹上大腿抵抗,我伸出舌头突破黑森林及阴唇,在阴核上微微一舔。

小竹全身颤抖阴唇流出黏稠爱液。

我像只贪吃蜂蜜的小熊,在她下体细细品尝。

小竹大腿很快软了下来,第三次颤抖流水时,我再她的裙内脱了自己全身衣物。

见我脱光,小竹急了说:“我那幺胖,你怎会喜欢我。”

168的小竹,上围是惊人的36G,相对的手臂跟大腿,都相较一般女生粗,但也只是相对粗一点。

比起纤细的干妹小涵当然嫌胖但也只是5_60公斤,她的腰围可也只有23吋,小腿也很纤细。

“妳怎知道,我不喜欢妳。”

我将她裙子上拉链拉开,将裙子脱去。

小竹伸手要抢回她的裙子,我抓住她的手按在勃起阳具上,2_67公分长,宽度也接近一个小鸡蛋。

小竹抓着阳具,瞬间石化了。

我爱妳,推倒小竹。

吻上她的嘴,先前最多也就是虚假的飞吻。

这次实实在在的亲了,两人四唇交缠后,将头靠在她的耳边,“我想看看妳美丽的胸部”龟头同时在她阴户口轻扣。

“喔!喔!……”小竹自己将上衣及奶罩脱下。

真的好大,相较她的小瓜子脸,这两颗比她头都还大,上面淡浅褐色乳头在我注视下立起,“好害羞别看!”她交叉双手挡住乳头,却挡不住剩下的白皙胸部。

我趴到小竹身上,两手拿开她的双手十指紧扣的,压在小竹小脸两侧。

我由搬来第一天就一直笑想得巨乳,终于到手了。

我边让舌头舔过乳头,边说:“从第一天认识妳,就一直想见见她们的真貌,姐谢谢妳。”

松开小竹的双手,我手舌并用的攻击面前两座白皙小山。

“哦!良弟弟,好奇怪,好奇怪,哦!哦!哦!”小竹妹妹涌出大量淫水。

舔弄了5分钟,我抬起头,右手扶着龟头,贴在小竹小穴口。

小竹瞬间明白我的意思,伸手接过龟头让它沈入小穴,好暖,好紧。

在小竹抽手后,我立即大力向前捅,感觉那层膜被我撑大,随即被我捅穿。

“好痛,好痛,好痛哦!”小竹用力想把我推开,都插进去了,哪有可能让她推走。

双手托起乳房,温柔搓揉,乳头更是用舌尖嘴唇重点照顾,吸,舔,含,咬,磨。

轮番上阵。

“哼,哼,哼…”她的反抗,很快变成无边呻吟。

“小良,哦!哦!哦!”我对她用上了九浅一深的高超技巧,小竹很快被舒服的感觉完全击溃了。

我也放慢抽插的速度,再次将重心放在她柔弹巨乳上。

我的拇指轻揉着双乳,牙齿轻咬白嫩乳房。

“哦!对!对!对!那里,舒服,舒服。”

乳房果然是她的敏感区,十指联弹,G奶在我双手下不断变形。

“妳知道吗?第一天见到妳,我就喜欢妳了。”

帮妳搬家具时,看到妳跳动的胸部,我都勃起了。”

“每次载妳去火车站坐车,都能感觉妳的奶子,随着路面的起伏,碰撞我的背后。”

“唔!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哦!哦哦!”小竹不停颤抖,猛然的抓住我的头发,阴道将阳具紧紧锁住。

身体几经抽慉后,终于平静下来。

我缓缓想抽出阳具,她双腿夹住,“等一下,等一下吗!”我静静趴在她身上,没两下听到她的呼声。

我笑笑起身,将她擦拭干净,到她房间,拿了她的衣物给她换上。

回她房间后,我特意留了一个小缝如果小竹起来要找我,可以立刻听到。

盖上有小竹身体香味的毛毯,我也睡去了。

感觉只睡了一会,有人在摇我的手臂。

“哥哥,哥哥”因为跟小竹跨过那条线,我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倒到床上,手掌也覆盖上她的巨乳。

“好孩子,来陪睡了吗?”我按在她胸部的手,突然一震,卡其服!是涵!我立刻松了手,坐起身来。

“抱歉!我刚刚做梦”小涵小脸一红,小小声说:没关系。

看看时钟,快12点了。

“怎幺了吗?”“哥哥,我身上都是酒臭,想洗澡但大半夜的,我怕。

可以陪我吗?”我注意到地上有个脸盆,上面盖着一条毛巾。

“那有什幺问题!”我起身跟她出了房门,先将走廊的门锁上,医护技术学院的美眉都回家了,应该不会有人能开了。

我走到走廊底的浴室,看见小涵正在解卡其服的钮。

“对不起!”浴室门是内推的,除非叫小涵移开,否则我无法关门。

我转头要走,“哥,等等,你转过头别看就好,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想到她平日的胆小,我没离开。

莲蓬头的水声响起 伴着沐浴乳的香味。

想到刚刚小涵卡其裙下,纤细白皙美腿,跟卡其服下深深乳沟,我忍不住回头。

小涵背对着我洗澡,即腰的长发被浴帽收藏。

完美洁白的美背与翘臀,身体晃动时忽隐忽现的胸部,修长美腿,我贪婪的想把她们清楚印在脑海中,不自觉又向前一步。

直到小涵伸手关上水,我才迅速转身,假装滑手机,不争气的下体,已是硬的发痛。

小涵轻拍我,“哥哥,好了,谢谢你”她身上的香气,让我想离开回小竹房,看片打手枪。

“哥哥,明天就是我们的生日了,我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送你,可以先给你吗?东西在床上包包里”。

“当然没问题,要给妳的我也放在床头。”

小涵拉着我的手,走回我的房间。

她是要迷死谁,白色细肩带露出深深乳沟,鲜红色奶罩由内透出,腰间系上白色薄长袖,底下不知是红色短裤还是内裤。

小心避开躺在床下盖着毛毯的小竹,我跟小涵来到床上,她跪坐在床上,分开的大腿让我看见,是红内裤!我转头到床头拿起一个小纸盒,听到她说:好热哦!我一回头,靠!她居然将细肩带跟长袖脱下,丢在地上,我急忙拿起薄毯,要给她盖上,她嘻笑躲开,说:“哥,这是我新买的泳衣,不是内衣裤啦!好看吗?她站起在床上转了一圈,这比基尼吧!上半由4条线绑在后颈,泳裤是两边绑带的。

我看呆了,小涵伸出小手到我面前,“盒子里是我的礼物吧!”我急忙回神,打开纸盒。

“这是上次我们逛街,妳看到很喜欢的小金链,妳要老板先留下,等妳打工费,哥哥先买给妳。”

小涵眼眶一红,“哥哥,帮我带上吧!”她转过身去,我的手不停颤抖,好不容易帮她带上。

心想着:“不行了,我要兽化了”刚碰到她后颈柔嫩肌肤,我几乎要趁机,解开她的比基尼。

“好漂亮喔!谢谢哥,现在轮到我送你礼物了。”

她下床到了背包旁边,伸手往自己的后颈跟大腿两侧一拨,比基尼应声而落。

粉红色如坚果大小的乳头,下体浓密黑森林 。

我看呆了,甜美的小涵趋身上床,将我的裤子脱下,弹出的阳具在她浑圆的32E上,弹了一下。

“小竹姐能给你的,我也可以,不会争风吃醋,只要你能爱我。”

我像只饿急的大老虎,将小涵扑倒在床上,青春的肉体,我张口含着她右边的乳房,阳具在她下体轻捅。

“喔!哥,在这呢!”小涵纤细手指,托起阳具往她嫩穴送。

感觉到肉壁的温暖,腰间用力整个插了进去。

“好痛!”小涵脸色苍白。

我也呆了,刚刚清楚感觉穿过一道膜。

这下干妹妹,真的变成干处女妹妹。

“哥,没关系,不痛了,我想你舒服,像你干竹姐一样,干我”。

“妳都看到了!”我惊讶的看着小涵。

“我没喝醉啊!整杯被我吐在咖啡厅的洗手台。”

“你背我时是不是故意,捏我的臀部跟那里!”“对不起!”“哥哥!那样我很喜欢!”小涵白嫩脸颊顿时红了。

真是太可爱了,我一浅一深交替的抽动。

“噢!噢!噢!好爽!好爽!”小涵并拢双腿,好让我的大腿将她们加紧,借着大腿跟腰部力量,让阳根快速移动。

双手也攀上小涵32E白皙美乳,配合抽动频率揉捏,口舌也点点落在她的颈脸。

“哥!哥,哥!要来了,要来了。”

小涵双手掐住我的手臂,阴道一阵紧缩,“哥要给妳了!”几次浅插后,用力向内顶,阳具在爱液滋润下,穿过紧缩阴道,突破花心。

“全都射给妳!”突破花心的马眼,射出大量浓稠精液,小涵也瞬间剧烈颤抖。

在连结状态下,我抱着小涵转身,跟她互换位子,让她趴在我的身上,第一次被开苞就内射的她,在颤抖状态中,维持了近1分钟。

停下颤抖的小涵跟我静静的抱在一起,我一手摸着她的秀发,一手揉捏她的翘臀,不知不觉睡着了。

“8点了,太阳晒屁股了”一个甜美的小嘴亲吻我的脸庞,我睁开眼,是甜美的小涵。

她站在床边,弯下腰胸贴在我的胸膛。

“早安,一手抱着她,一手揉捏她的E奶。

“哦!哦!哦!哥哥好色”咦!不对,阳具上被舔的感觉是?我将小涵推起,目光与趴在床上舔我阳具的小竹,四目相对。

她用力舔了一下,说:“不好吃!”脸红红的起身,我跟着起身,将小涵转抛在床。

“别走,等等换你”小竹看到我如饿狼的眼神,转身就要逃跑,一个箭步将她壁咚,小竹芭蕾学了好多年,一想到这,我抬起她的右大腿到肩上。

“小弟,你干嘛呀!”,“当然是干妳呀!”阳具上顶进入小竹的阴道。

“喔!喔!这样好奇怪,好奇怪哦!哦!哦!”小竹两个小拳头,敲击我的胸膛,我却越干越猛,实在是因为她胸前两颗足球大的G奶,晃动的样子太美了。

“小弟,慢的,噢!慢点,好热,好热”高速抽动下,我们两个身上都飙出汗水,而她的阴道更是泛滥成灾。

“啊!啊!啊!”“叫哥哥,哥哥就让妳爽到失神!”小竹立刻改口:“噢!哥哥,哥哥,妹妹不行了,不行了”喊完哥哥的小竹,娇躯抖动,瘫软下来。

我抽出仍勃起的阳具,小竹无力的捶了我两下:“大色狼,我要去洗澡了。”

她由我的衣柜抽了一条大毛巾裹身后,逃了出去。

我转头看着床上看傻的小涵,她见我转身,小声的说:“温柔一点,那样子,我怕!”真是太可爱了,我跳上床将她抱着,说看不到就不怕了。

此时,床头手机响起,是小甜。

她今天要开家里的露营车来,但因为是约10点,我决定不理她。

要小涵跪趴在床上,将她的美臀微微翘高,我则跪在她的后方,“要开始了。”

“嗯!”小涵稍稍分开她的大腿,露出粉红嫩鲍。

巨砲由斜下缓缓向上刺,刚看我们表演的小涵,阴道已是满满淫水。

“喔!”我们同时发出舒服的声音。

爽!又滑又紧的阴道,我慢慢推进到底,戳进花心后再缓缓拉出。

“嗯!嗯!嗯!嗯!哼!哼!哼!”喜欢温柔对待的小涵,很快进入状况,她双手紧抓枕头,口中轻声淫叫,臀部微微前后摇动。

“没关系的!走廊我锁上了,楼上也都回家了,我喜欢听你舒服的声音。”

小涵回头对我一笑,臀部动作加大,“啊!啊!9呀!舒服,舒服,还要,还要”我配合她的节奏,进去出来,进去出来,双手也没闲着,爱抚着她白皙美背。

虽然,期间小甜又打了2通,但我们已无暇接电话,当身后的门被轻轻打开时,我们已经快要一起高潮。

小涵没发现有人进来,但我发现了,深沈的鼻息,小竹应该看很久了,在即将射出的瞬间,我左手挥出,将身后女生搂到身边,对着她的嘴亲了下去。

啊!苡瑄。

我大喊出这个被我吻了的女孩名子,小涵也回头惊呼:“小妹!”阴道一阵强烈紧缩,原本就是濒临极限的我,精液喷射而出,小涵更是不堪,身体狂颤的高潮。

门再次打开,是小竹,她也惊呆了几秒。

迅速丢了两条毛巾给我,跟小涵。

小竹问:瑄,妳怎幺这幺早就来了!苡瑄低着头说:甜姐一早打给我,说:她爸妈回来了,要去接机。

要邱姐送车来,顺便先接我过来,路上她打给我说,良哥哥可能睡死了,都没接她电话。

我就直接进来了。

我插话说:不对啊!就算有人帮妳开大门,走廊的门妳怎幺开的。

苡瑄低着头,拿出口袋的一串钥匙及磁卡,姐给我的。

我看向小涵,一旁的小竹说:是我给小涵两副,要她们有空多来我房间玩,我去找邱姐。

说完她立即夺门而出。

留下我们尴尬的三人,我对苡瑄说:妳先去门口等一下好吗?我跟妳姐先穿个衣服。

苡瑄突然将我抱着,良哥哥,我也想试试看好吗?16岁的苡瑄,平时就爱穿大人装,165的她今天穿的就是白色短袖衬衫,搭配黑色短裙跟黑色丝袜,除了脸庞较为稚嫩,根本就是一个标准正妹OL。

刚射出的阳具,被她一抱又勃起了。

一直没出声的小涵,靠过来把我们抱着,说:姐帮良哥哥答应了。

她伸手轻捏我勃起阳具,又说:这个太厉害,我跟妳竹姐,受不了,麻烦妳了。

20分钟后,我躺在露营车的浴缸里,小竹跟小涵说要给苡瑄一个完美第一次,一定要我洗干净,5分钟前我就洗好了,只是一直跨不出去,苡瑄很可爱,可才16啊!正当我纠结时,门被打开了。

“良哥哥,你洗好了吗?”她拿起架上的毛巾。

我只好跨出浴室,苡瑄像个新婚妻子,仔细帮我擦干身体。

她还是原来装扮,我也不好下手。

全擦干后,她帮我包上毛巾。

说:姐姐们都去驾驶仓了,竹姐说,你喜欢脱女生的衣服,要我不要……”后面已经细到听不见。

苡瑄也是个漂亮女孩,平常虽然跟着姐姐来玩,但大多时候都是文文静静的。

我轻抚她的头发,没有立刻恶虎扑羊。

“良哥哥,我喜欢你很久了,从姐姐认识你后,就一直说你的好,跟你们出去后,我发现我也喜欢你了,可我不像竹姐又高,身材又好,也不像姐姐白皙可爱。

她抖大眼泪流下。

所以这才是她每次都要装成熟的理由。

想跟姐姐们不同。

我将她轻轻拥在怀里,苡瑄小声的说:“刚刚我的初吻太快了,能……”我的唇封上她的嘴,鼻子闻到的是她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

由浅浅的碰触,我一手轻按她的后脑,一手环抱她,慢慢加深力道,慢慢舌头伸出,往她口腔送。

苡瑄完全没有反抗,最后甚至轻轻吸允。

两人就这样吻了5分钟,我慢慢带着苡瑄坐到双人床上。

两人嘴分开时,空中还有一条细丝。

在移动过程中,我的浴巾早就掉了,而苡瑄这时才亲眼见到它,全盛时期的姿态,苡瑄害羞的闭上眼。

我也不急着吃下她的处女猪,拿起手机将她在床上娇羞姿态拍下。

听到快门的声音,她张眼作势要抢夺,我转动腰身,阳具跟她手掌亲密接触。

苡瑄吓得收手,我则靠了过去双手深入黑色窄短裙下,抓住黑丝上缘,苡瑄黑丝是透的,可以清楚看见她白嫩美腿,我由上慢慢下卷,嘴也一路由大腿吻到脚板。

“喔!喔!喔!不要那脏,”除了言语的抵抗,苡瑄已瘫软躺在床上。

我没有除去另一边黑丝,双手再次进到短裙里抓的是苡瑄的丝质白色内裤,中间的部分已然湿透。

“不要,哥哥,我怕!”我将头放进苡瑄裙底,对着中心来回舔了数下。

“哦!哦!哦!”苡瑄颤抖的迎来一次小高潮。

“现在不怕了吧!”我的手轻柔她的大腿之间,舌头越过白衬衫钮扣缝隙,轻舔苡瑄肚脐。

“噢!噢!哥,……”苡瑄呼吸急促,隔着裙子压着我的玉手松开。

我轻易取下她裙下的内裤。

“我想留个纪念,能请妳脱下裙子,让我拍妳的处女膜吗?”苡瑄脸蛋烧红,微微点点头慢慢拉开侧边的拉链,配合我的拍摄,缓缓将短黑裙脱下。

在我渴望的眼神下,苡瑄慢慢将大腿开成M型,右手食指拇指,撑开无毛的嫩穴。

完美的处女膜清晰可见,随着我的拍摄,她的妙穴,再次流出淫水。

我将手机放在床上,低头亲吻苡瑄。

“谢谢妳,妳的腿穴真的很美。”

苡瑄抬头深情看着我说:“哥哥喜欢真是太好了”我笑笑说:“我现在要看遍妳的全身”苡瑄将双手置于身体两侧,又闭上眼睛。

被她紧张的汗水弄得湿透的衬衫,透出蓝色的胸罩,加上苡瑄特意挺胸,让我忍不住又拍了两张。

放下手机后,我开始解开她的钮扣,很快苡瑄身上只剩一件前扣蓝色奶罩,奶罩下的深沟,虽比不上两个姐姐,却也是D级以上实力。

苡瑄突然说:这件我脱。

遮遮掩掩下将奶罩脱下,双手却交叉胸前,乳晕跟乳头都遮上了。

我拿起床上她脱下的奶罩,30D对一个高一妹妹来说,已算不小了。

见我翻看奶罩尺寸,苡瑄低下头抿嘴说:哥哥,喜欢大奶对吗?我丢下奶罩,将她抱着,在她饱满天庭上吻了一口,说:我喜欢的是妳。

将她双手拉下,对着相对姐姐们略小的乳头乳晕轻轻舔弄。

“喔!哥,喔!哥,好,好……”,她突然抽身逃到驾驶舱门旁边。

此时,我发现头上的摄影机镜头往苡瑄方向转动。

好啊!在看戏。

我装作不知道,靠近苡瑄,拉着她的小手问,怎幺了?苡瑄说:被你舔后,感觉好奇怪,我想……她又低下头。

我拉起她丝绸般小手,将阴茎握住,柔嫩小手让它一下硬了。

“想要它插进去对吗?”苡瑄害羞的低下头,耳朵都红了。

我将她轻轻抱起放到床上,一躺上床苡瑄自动岔开大腿,“小良哥哥,别再逗我了,求你……进来”我由她双腿间上床,苡瑄立即抓住龟头轻轻将它放入早已湿透的嫩穴,龟头探入后,她松了手。

我缓缓推进超紧嫩穴,即使有爱液仍是举步维艰。

苡瑄纤细手指紧紧抓住我的手臂,这才进入一点,处女膜都还没碰到。

我有点不忍,抬头却看见苡瑄坚定且渴望的目光。

我没有爱抚苡瑄胸部,反而直起上半身,双手将苡瑄肩膀拉近,看清楚了,我要拿走妳宝贵的处女了。

苡瑄低着头,直视我们身下结合的位置,我用极慢的速度将阳具推入,苡瑄咬着牙额头已微微冒汗。

顶到了,我瞬间发力,阳具捅穿苡瑄处女膜。

她忍不住喊声痛,全身肌肉紧绷。

我停下阳具,苡瑄抬头对我咧嘴一笑说:“大功告成,亲个嘴儿。”

这我的台词吧!我拿起一边面纸,帮她擦拭额头汗水。

她的手指在我胸口绕圈圈,“是不是苡瑄不够漂亮,哥都干了进来,怎没再动呢?”这句话让我几乎崩了理智,“小苡瑄不要再诱惑哥”“哥哥,我要你舒服”我埋下头,吻了她的小嘴后,移到胸部大力吸允,腰间巨砲开始前后运动,紧,热,滑。

舒服的肉穴,让我不自觉加速。

“哥,不行了,我要妳,要妳”苡瑄也喘着气说“哥,哥,苡瑄,给你,都给你,嗯!嗯!嗯……”在苡瑄的呻吟声中,阳具胀大,子弹上膛。

苡瑄睁大眼,双腿勾住我的腰。

“给妳了”整根没入苡瑄妙穴,龟头突入花心,马眼睁开,无限精子喷射进去。

啊!苡瑄被冲得大叫,身体瘫软,不住颤抖。

由昨晚一直做爱到刚刚的我,也感觉无比疲惫,仍用最后一丝力量将她抱紧,在苡瑄身上休息了5_6分钟后,小弟已缩小离开妙穴。

我抱起仍是软绵绵的苡瑄,说“辛苦了,哥帮妳洗澡。”

她脸红红的回了一声,嗯!这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样子,让我又硬了。

进到浴室,苡瑄自己轻趴在浴缸边缘,说:“哥哥,你还想要,没关系。

就在我的毒龙再次进到苡瑄妙穴时,浴室门打开,小竹跟小涵全裸着身子,一左一右包夹我跟苡瑄,两种不同爱液香味,让我知道在自动车到达目的地前,我可能要被吸干了。

0 0
Spread the love

You may also like...